白面馒头

学生党,起名废,佛系人士,学业繁忙,更新随缘,脑洞憋不住,挖坑比填坑快,但没有文笔,若有OOC,请见谅

【周叶】师徒(中)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私设有


天元124年,天下大旱,然当今皇帝却加重税赋,贪图享乐,一时之间百姓纷纷苦不堪言。后边境义斩城城主楼冠宁揭竿起义。5年后,楼冠宁攻破皇城,改天元为黑曜纪年,同时大减税赋,彻底整治灾情。


周泽楷出关时已是当朝圣上楼冠宁攻破皇城两年后的事了,他这一闭关就过了二十年,尽管不知发生何事,但周泽楷察觉到了天下间洗涮不去的血煞之气。周泽楷盯着天看了看,随后走向嘉世的会客厅。他隐约知道这天下已经易主,但这跟他们却是没有多大关系。在成为修士的那一刻起,就与凡人有着天差地别,即便是最低阶的修士,寿命也非常人能比。


周泽楷刚出关时就接到了叶修的传讯鸟,让他速来一趟。心道怕是发生了些不太好的事了。心下有些焦急,加快的自己的步伐。待到周泽楷抵达会客厅,却是见到几个穿着官服的人,看上去都是皇城的人。坐在主位上的自是嘉世的掌门,陶轩。陶轩并未理会进门的周泽楷,当年叶修要收周泽楷为徒时,反对的最大的就是他,可最后叶修还是坚持收了周泽楷。周泽楷心知陶轩对他的不满,也不在意,倒是旁边的叶修笑着冲他挥了挥手。他依旧是一席白衣胜雪,嘴上挂着笑,那笑意却未进眼底。周泽楷拱手作揖,被叶修轻扶了一把。


“小周,你这一闭关就闭关了二十年,可有何新的见解?”

周泽楷心里一惊,他闭关了二十年他师父怎会不知,为何要特地说出来?

“回师父,修为更进一层。”

“那恭喜了。”

“谢师父。”

叶修眼含笑意,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而后一转,看向那几位官员。

“我说了我这徒弟不是,几位请回吧。”

那几位官员面面相窥,此时有一个较为年轻的却是沉不住气了。

“就算叶仙师这么说,但依然无法证明他不是。”

“哦?”

“万一,万一他背着你溜出去......”

那年轻人还没说完,却见叶修对着他笑得意味深长,眼神中还夹杂着几丝怜悯。

“年轻人,没事还是多读书为好。”

“你!”

那年轻人愣了一下,明白过来后气的面红耳赤,又不敢拿叶修怎么样,只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周泽楷面色一沉,挡在了叶修前面,对着那几位沉声说道:

“不知几位大人找在下,意欲为何?”

那几人见周泽楷面色不善,面面相觑,竟是无一人开口,倒是叶修开了口:

“小周,还是让为师给你解释吧。”


原来,当年楼冠宁下令彻底治理各地灾情安抚民心时,一个云游四海的得道高人恰巧路过当年旱灾之地,发现了不对,那旱灾并非天灾,是有凶兽故意引来的。而那凶兽能力强悍,导致了此地连续了三年大旱,民不聊生。但当年几乎所有凶兽都被几大仙门给铲除了个干净,而今还被人所知的,只有周泽楷了。


周泽楷听完后不禁有点想笑,从那旱灾开始到楼冠宁称帝,他一直都在闭关,根本就没出山过。想必他师父也早就跟他们说过,但只因他的种族,所以就要平白无故遭受这无妄之灾?方才那位有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看到周泽楷这笑有些气的牙痒痒,不愧是师徒,这笑得简直比他师父还嘲讽。那人眼神暗了暗,不禁又想说些什么。


“都别说了。”

众人一看,发生的人竟是一开始就保持沉默的陶轩。陶轩走到周泽楷面前,那眼神莫名的让周泽楷感到不适。

“既然你们争执不休,那就让周泽楷去旱灾之地查查,看看是谁引发出来的。”

“我跟小周一起去。”

叶修立即发声,但被陶轩驳回了。

“不可,过几日就是护山大阵维修之日,你得留下来。”

“弟子明白了。”

周泽楷扯了扯欲要出声的叶修的袖子,低声应了下来。陶轩淡淡地扫了那些人,说道:

“两日后周泽楷就会去探查,几位请回吧。”

那几人见状便应和下来,起身离去。其实就如一开始叶修所说,他们谁都无法证明那场大旱是周泽楷引出来的,但自那位仙师的说法传开后,民间很多人便开始惶恐起来。而不论这是不是周泽楷所为,他的身世始终是横亘在心中的一根刺。也不知那叶修是怎么想的,当初硬是顶着那些声势浩荡的反对声收下了周泽楷。


陶轩见那些人都离开了,冷冷的扫了周叶二人一眼,拂袖离去。回去的路上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什么,到了洞府后周泽楷却是听见他师父的一声长叹。

“唉,抱歉了小周,让你一出关就遭受这无妄之灾。”

“师父不必道歉,弟子自会彻查。”

叶修看着自家徒弟坚毅的眼神,内心却愈发不安起来。如果真要算的话,现世存活的凶兽还有一只,而且那人还是周泽楷的同族。只是,他当初叛逃的时候自己已经亲手剥去了他的龙筋,拔了他的逆鳞,抽了他的龙髓。按理说他此生都无法恢复过来,更不可能有能力引发旱灾。还是说,当年的剿灭并未全部拔除?但当时那群人抱着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心态,不仅剿灭的凶兽,更是有许多灵兽被无辜灭杀,这其中还包括了周泽楷的父母,应该不会有幸存的才对。难道,这几百年,又诞生出了新的凶兽?


“师父,师父?”

叶修一惊,看到周泽楷担忧的眼神,才发觉自己竟然想出神了。叶修看了看周泽楷还是觉得不放心,若非邱非在闭关,他就叫邱非一起跟着了。

“小周,把手伸出来。”

周泽楷不明就里,依言把手伸了出去。只见叶修握住他的手,旋即一股强大的力量涌入。待叶修放开后,周泽楷见自己手上却是刻着一道奇异的轨迹,像是一道咒印。

“师父!这......”

不怪周泽楷惊讶,咒印一类的术法,早已失传多年,而且据古籍记载,这并非人类所能使用的。

“这能抵挡三次致命攻击,这次探查没那么简单,你多加小心。”

像是看出了周泽楷的疑惑,叶修朝他笑了笑。

“等你这次回来,为师就答复你的疑惑。”

“是,师父。” 

周泽楷知道叶修现在不想多说,便不再多问,不管怎样,叶修都是他的师父,这是不会改变的。

“早点回来,小周。”

“是,师父。”


看着叶修离去的背影,周泽楷眼皮突然跳了跳,然后用手缓缓地,捂住了自己的心。

明明一开始,只是想变强,然后保护自己的师父,但从何时起,自己生出了不该有的感情?

若是这感情终有一天宣泄出来,那师父会是什么反应?


另一边,叶修靠在一颗槐树下,盯着自己的手看了半响,随后用手捂住了脸,喃喃道:

“我真是疯了。”

在他握住小周的手的那一刻,他竟然对自家徒弟,起了非分之想。



大家可以猜猜那位有点惨兮兮的大师兄是谁,虽然我觉得已经超明显惹。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