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面馒头

学生党,起名废,佛系人士,更新随缘,脑洞憋不住,挖坑比填坑快,但没有文笔,若有OOC,请见谅

脑补的一个离别小场景

国际机场安检处

叶秋:“那我就送你到这儿了,小周。”
周泽楷:“嗯,好。”(眼睛却在左瞄右看)
了然的叶秋:“那个,我那混账老哥今天说什么都不来,不过你别往心里去啊,他就是太难过了所以才不来的。”
有些失落的周泽楷,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精巧的钢笔,递给叶秋。
“那,麻烦转交给他。”
叶秋接下,点点头。
“放心,我会交给他的。那我先走了,一路平安。”
“好。”
“那个,路上注意安全啊,什么时候有空了记得给我们写信啊。”
“嗯,一定会的。”

叶秋往回走着,果不其然发现了拐角处看上去鬼鬼祟祟的叶修。

叶秋:“哥你干嘛呢?说什么都不来结果不还是来了。来就来躲什么啊?鬼鬼祟祟的跟个做贼似的,还把老爹的墨镜给偷来了。”
叶修推推墨镜:“我不是都说了没必要送的那么隆重嘛,小周他只是去国外了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看一眼得了。”
叶秋默默翻了个白眼。

呵,别以为我不知道某人昨天晚上抱着被子哭了一晚。

民那桑,塞有啦啦^_^

【一些想说的话】

    嗯……怎么说呢,想必以前关注过我的小伙伴察觉到了,我最近的文的质量明显下滑,而且非常短小(不)。而这是因为我最近的状态奇差,大概真的就像我之前说过的,遇到瓶颈了吧。

我最初写文,只是因为喜欢上了周叶这对cp,抱着要为爱发电的想法去写,尽管当时写得很烂(现在写得也很烂),但写得很开心。真要说的话那就是激情满满,动力无限了吧。

但是现在,我已经失去了那种状态,甚至还有些烦躁感夹杂其中。很多明明已经构思好了的情节,我一个字都打不出,甚至就算写了出来,离我最初的预想也差了十万八千里。我觉得,是时候该休息一下了。

说真的,最初我写文的目的十分狭隘及自私,我写出来只是为了让我自己开心罢了。后来,我渐渐开始从一些评论里汲取意见,偶尔也会发给我朋友看征求建议,写文的这段时间给我带来的快乐依旧是无可代替的。我这样一个没有文笔,写的不好,还老是开新坑不填坑的人,能被喜欢,真的十分感谢。

感谢所有鼓励过我,给过我红心蓝手,评论我的人。没有你们,就凭我这花心性格,大概早就不写了。说不定连自己干过这事都不会记得,也正是有你们,我才能坚持到现在。

最后,我打算休息一段时间,给自己一些日子放松一下,换个心情,同时也想一下自己文风的问题。虽然我写的不够好,但我至少要在我的能力范围里做到最好才行。而现在,我大概连静下心来码字的状态都没有吧。所以,很抱歉我要消失一段时间去了。至于多久,可能是一个星期,也有可能是一个月,这取决于我什么时候能调整好自己。

但是,不会就这么结束的,我一定会,重新回来。👊

【周叶】当周泽楷是个心理活动丰富的boy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卡次!

“啊啊啊!这什么鬼天气啊?!热死了!为什么还偏偏停电了啊啊啊?!”

孙翔有些恶狠狠地咬下最后一口冰棍,十分抓狂。不过这也不怪他,毕竟现在的室外温度已经足够煎牛排了,在这空调就是再生父母的季节里停电那就是宛如下地狱般的恐怖。

“孙翔你别嚎了行不?只有你一个人热啊?你看看队长,多淡定。”
已经被热的半死不活的杜明表示孙翔的分贝已经深深地伤害了他的耳朵。
而一开始就保持沉默默默地看表的周泽楷心里咯噔一下,感觉有些尴尬。
难道他能说他刚刚在心里就差没把电力局的祖宗十八代给问候了一遍了?不,还是保持沉默吧,太毁人设了。

“那个,经理刚刚打电话确认了,这里一整天停电都好不了了,大家就先回去休息吧。”

确认后回来的江波涛话刚讲完,就见众人一哄而散,简直就是光速般逃离这个热死人的蒸笼。最后离开的当属周泽楷,他朝江波涛点点头,让他早点休息后便离开了俱乐部,面部表情毫无波澜,看上去十分沉稳了。然而,微微颤抖的双手出卖了他。

为何那么激动?
当然是,因为前两天在得知叶修前辈来S市后邀请他来喝杯咖啡见个面然后前辈同意了啊!!!
而且只有他们两个人!!!
而且他定的是包间!!!
Yeah!!!

快到他们约定的时间了,周泽楷看上去不慌不忙,面带微笑,好像稳得一笔。实际上心里的“周泽楷”早已疯狂的奔跑撒花放烟花了。没办法,谁叫周泽楷暗恋叶修好多年,结果每次都是心理活动丰富但一张口就什么都说不出来呢?这可是他第一次正式的邀请前辈啊,紧张也是能理解的,虽然从脸上看不出来就是了。

当叶修赶到时周泽楷已经在那里坐了十分钟,叶修有些惊讶,看了看表,自己没迟到,那就是小周提前来了吧。
“不好意思啊,小周你怎么提前来了啊?”
“嗯,离得不远。”
“这样,那点单吧,小周你想喝什么?”
“前辈点吧,我都行。”
“好吧,我先看看。”
叶修看菜单,周泽楷看叶修。表面上十分安详与静谧。不过……

啊,叶修前辈还是那么好看啊!他今天穿的衣服是黑色的而我穿的是白色的所以今天我们穿的是cp服吧,太幸福了。低头看菜单的前辈也好帅啊,果然越来越喜欢前辈了。

以上,这些才是真实的周泽楷的心声。

沉浸在自己世界中有些石乐志并无法自拔的周泽楷,在听到叶修的“小周你找我有什么事吗?”那一刻,嘴巴一下子遵从了自己的内心,张口来了句:
“因为喜欢前辈。”

气氛死寂了两秒后,周泽楷才反应过来自己都说了什么。再看到叶修吃惊的目光,他感到自己要完。

啊啊啊啊啊!!!我都说了什么???我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啊?!完蛋了完蛋了,前辈一定会以为我是个变态然后从此远离我!那我们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啊啊啊!!!

以上,是周泽楷三秒的内心活动。

“那个,小周啊……”
叶修话音未落,就听见砰的一声,周泽楷有些慌乱地站起来,手撑着桌子,看上去想解释什么。
“前……前辈!刚刚我,我是开玩笑的!”
刚要说其实我也蛮喜欢你的叶修:???

【周叶】不相逢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私设有,短小

这是我自上任以来接到的第一份任务,就在今天,我将收回任务单上这个青年的灵魂,将他带回阴间。

以见习死神的身份,去收回这位叫周泽楷的人的灵魂。

我带着勾魂锁,按照前辈的指引先去观察。老实说这次的任务我总为这位叫周泽楷的青年感到惋惜,他还太年轻,刚过三十就要死神给找上。我拿着烟斗咂咂嘴,静静的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我并非生来就是死神,成为死神前我也只是个普通人,死后因阴气太重破格被收录为死神的一员。只是,成为死神后,我生前所有记忆都被那一碗孟婆汤给洗净,从此跟阳间再无任何瓜葛。

我为周泽楷感到惋惜不只是因为他年轻,他是个十分优秀的人,按照阳间的说法那他就是个妥妥的高富帅。只是,到了他的住所后我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实在是太冷清了,一点儿人气都没有,让我这个阴界人士都有点受不了。

我看到周泽楷靠坐在阳台那扇巨大的落地窗,现在夜间的S市很冷,但他只穿了件浴袍,还滴着水的头发紧贴着脖子。室内没有暖气,即使我已经感受不到气温的变化,我依然觉得有些瑟瑟发抖。不该是这样的,这时候应该有个人提醒他,然后把浴巾呼他脸上,再用不怎么轻柔的力道帮他擦干才对。我还没对脑中突如其来的想法感到差异,就发现他十分娴熟的夹起一根烟,抽了起来。

不对,他不抽烟的。
他只会苦恼怎么让他身边的那个人少抽点烟。

这感觉太奇怪了,我明明是来收回他的性命,为何我会关心他的身体?
不论如何,他今天都死定了不是么?

我强行压下心中涌出的怪异感,走的离他更近了。然后,我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浓的化不开的死寂。他两眼无神的盯着他的前方,目光空洞,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透过空气,在看谁。

身体虽然还活着,但内在早已破败不堪,摇摇欲坠。

我心里一紧,但时间已经到了。我从周泽楷不可置信的眼神里看到了我的倒影,他已经能看到我了,那就证明他的生命即将在此终结。

我召出勾魂锁,还未开口,就被一个大力的拥抱给禁锢。勾魂锁穿透了他的躯体,但在他消散的前一刻,我只听到一句略带哭腔的:
“前辈”

任务圆满成功,只是我那早已停止跳动的心,开始疯狂抽痛起来。

最近状态非常不好,总是不想写了,或者盯着手机半天都写不出什么。明明就是抽空的,还什么都写不出来 难道是到了传说中的瓶颈期了?😢😢😢

苏州的园林和古镇都十分厉害了😍

第一次去苏州,超兴奋hhhhhhhh,而且是一个人去hhhhhhhh

【周叶】称呼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私设有

第一次见到叶修母亲的时候,刚好是母亲节。那年,周泽楷一个紧张过头,张口就是一声:
“妈。”
而这声“妈”所带来的后果就是两个人都被丢了出来。

周泽楷心里愧疚啊,他觉得是自己坏了事,原本他们俩没打算这么早就摊牌的。叶修拍了拍他的肩笑的坦然。
“没关啦小周,就当是长期抗战提前了。”

往后的第二年第三年,拜访叶母的时候周泽楷就叫阿姨,叶母虽然脸色不好看,好歹没赶他们走了。虽然不给他们好脸色看,但周泽楷能理解。叶母和叶父早年间离婚,叶修跟了母亲,他的弟弟叶秋跟了父亲。两人早已是多年没见,而自己唯一的亲人找了个同性别的恋人,心里肯定很不好受。

周泽楷是真心的把叶母当做亲生母亲般孝敬,不管怎么说,他都希望他跟叶修的恋情能得到叶母的祝福。

不知道是第几次母亲节的拜访了,这次周泽楷依旧喊了声阿姨,但这次,叶母斜了他一眼,佯怒道:
“你叫我什么?”
“阿……阿姨?”
“连称呼都不改一下,还想让我祝福你们?”

这!
周泽楷明白了,他一瞥,就对上了叶修狂喜的目光。

“妈!”

祝所有小伙伴母亲节快乐!今天要跟自己的妈妈好好过哦!😘😘😘

【周叶】同伴与远方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日常混更系列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青年诞生在被阳光所照耀的地方。

彼时天地初开,正是万物生长繁盛的时候。青年诞生在大地最东边,浑身散发着温暖与光辉,就像太阳一般。但长久下来,青年感到十分寂寞,他应运而生,无父无母。偶尔看到和他长着差不多面孔的生物,好像被称之为人类,青年也不认为他们是同类。

那就出发吧,找到自己的同伴。

青年这么想着,踏上了新的旅程,以人类周泽楷的身份。

周泽楷并不知道他的同伴在哪,但是他有他的打算。既然自己出生在东边,那么,只要朝西边走,就一定能找到他的同伴!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他一向没有什么时间观念,几十年对他来说也不过是瞬息之间。但是,越朝西边走,他的感觉就愈发强烈起来。那边,一定存在着他的同类。

如果把东边比喻成被光明与温暖所笼罩的光之城,那么西边就是被静谧和黑暗所覆盖的暗之乡了。这里的一切都跟周泽楷的属性截然不同,但周泽楷并未感到不适。相反,他在这里感受到了一股宁静怡人的安逸。

周泽楷到达了最西边的山顶,他在哪看到了满天星辰,那景象太过震撼,是只有白昼的东边所看不到的。而在那月光星光最灿烂的地方,坐着一个人。

那人浑身恍若与夜色融为一体,他那双浅棕色的眼瞳略微收缩了一下,似乎在为周泽楷的到来而感到惊讶。旋即,他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眨眨眼,对周泽楷展颜一笑。

周泽楷感受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他盯着面前的男人,身体比大脑先一步行动,抓住了男人伸出来的手。

他,找到自己的同伴了。

注:小周和老叶都是那个世界里客观存在的某种元素的化身,所以永远不会消亡,又因他二人元素间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能感应到彼此。

【周叶】病名为爱

日常混更系列
也不知道是什么载体

你飞速的穿过通道,耳边穿来震耳欲聋的警报声。

前一刻你还是颇有威信的斗神,现在你已成为人人追讨的逃犯。

不需要多余的理由,在这个病名为爱的世界里,喜欢上一个人就是原罪。

而你的花吐症,让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紫色的依米花转瞬即逝,但它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你不得不赶紧逃离。

出口近在眼前了,但是,你依旧停了下来,那站着一个青年。

你攥进了衣服的一角,内心的苦涩无处宣泄,你们最终还是走向了对立面。

你曾经的学生,也是你花吐症的诱因者,站在你的对面,拦住了出路。

也对,毕竟这个基地里,除了他,没人能拦得住你。你深吸一口气,召唤出了却邪。

预想中的攻击并未发起,他连荒火碎霜都没拔出来,而刚刚还紧闭着的大门,已经被打开了。

“走吧,就当我从没见过你。”

这是你从他嘴里听到过最流畅的一句话了,你无暇多想,也没管今日他的反常,逃离了基地。

临走之前你还是忍不住再看他一眼,你知道从今往后你们不会再有交集。

如同两根不慎交缠在一起的线,终究还是会回归原位,各司其职。

再见了,就当我们,从未遇见过吧。

而在你不知道的地方,青年捂着嘴剧烈的咳嗽了两下,他盯着自己手心里那朵紫色的依米花,眼眶微红。

那朵依米花仅出现了两秒,便消散在空气中。

转瞬即逝。

私设:若是喜欢上一个人,就会患上名为花吐症的病,止不住的吐花,吐出来了花存活时间极短,只有与喜欢的人,花吐症接吻才会被治愈,不再吐花。要是两个人相互喜欢,他们就会吐出同样的花。

嗯,个人觉得这个设定蛮好玩儿的,写出来给大家爽爽(*σ´∀`)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