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面馒头

学生党,起名废,佛系人士,学业繁忙,更新随缘,脑洞憋不住,挖坑比填坑快,但没有文笔,若有OOC,请见谅

【一个诈尸人员突如其来的问候】

非常抱歉,本人又双叒叕诈尸啦。

私密马赛!!!最近真的太忙了。(土下座) 临进期末了,各种大考小考作业论文什么的都向我砸过来惹,已经在躺尸的边缘疯狂试探了QAQ。实在抽不出空来构思脑洞了,十分抱歉遁了这么久,然而还要再遁一段时间QWQ。

再次感谢大家的红心蓝手评论❤

【周叶】云吞

人为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私设有,日常混更系列

叶修刚成精的那会儿,像个孩子般对什么都想尝试一下,但他最喜欢的地方,是个大帅哥开的云吞店。

那家的云吞皮薄馅多,汤汁鲜美,最主要的是,店长长得好看。就着店长,叶修感觉他能下三碗云吞。

五块钱一碗的云吞他每次都多给五块,人家店长楞楞地看他他只是笑笑:
“你长得好看。”

店长有些羞恼,叶修还有点奇怪。夸人长得好看有错吗?店长看看他最终没说话,他又贴了过去。

“哎哎哎,等等等等,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
“你看嘛,我来你着吃了那么久是不是,卖我个面子?我也不做什么,就是想交个朋友。”
“周泽楷。”

不愧是店长,人长得好名字也起的好。

叶修依旧每天开开心心地跑去云吞点吃云吞,说来也怪,他虽然对什么事情都有新鲜感,但那来的快去的也快,只有这碗云吞,他是怎么也吃不腻。

但他不知道的还有一件事,他的那份云吞不仅比别人的大了一圈,还比别人多那么五六个。

后来的某天叶修感到自己的修完即将突破瓶颈,需要闭关一段时间,他就蹭蹭蹭地跑去云吞店那,店长有些惊讶他为何会在下午的时候过来,看他气喘吁吁的模样就给他到了杯水。叶修结果一仰头喝掉了大半杯。

“咳,那个小周啊,我要出门一段时间。”
“……去哪?”
“是我个人的一些私事啦,不过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嗯……那你,早点回来。”
“嘿嘿,当然,你这云吞我还没吃够呢,你可别在我走的时候搬迁了,这样我就找不到你了。”
“嗯。”

那是叶修第一次闭关,他那时对时间还没那么深的概念,他觉得闭关也就是一小会儿的事,他还想着要不要回去的时候,给店长带点什么礼物。

叶修出关当天,他就兴冲冲地去找那家云吞店。但当他进入城市的一刹那,他愣住了。

没有什么云吞面馆,只有一栋栋高耸的大楼和马路上飞驰的车辆。他有些惊慌失措,随手拦下一名路人打听,那人想了想道:
“这以前确实有家云吞面馆,不过那也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三十年……前?”
“是啊,小伙子我看你也就二十出头应该不知道,那家店三十年前就被拆了。”
“为什么要拆?”
“哦,那个啊,其实本来四十年前新城市发展的时候就应该被拆了的。但那店主死活不肯,不论给他提什么样的条件他都不肯,说是要等人。”
“后……后来呢?”
“还能怎样?后来年纪大了,就走了呗。唉,走也是一个人走的,也不知道他为何不肯组建家庭,走的时候也没见有什么人来看他。想来他等的那个人,怕是早就不在了。”
“老,老人家……,今年,是哪一年?”
“2095年。”

2095年?他闭关的时候是哪年来着?好像是,2005年吧?

原来对他来说的瞬息之间,竟是已过了这么久吗?

他浑浑噩噩地走进最进的一家购物大楼,在美食区找到了一家云吞店,点了碗云吞。

依旧皮薄馅多,汤料鲜美,但,索然无味。

他终于,对云吞也腻了。

【周叶】一个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的小段子

黄少天: 老叶老叶老叶,你怎么回事啊?瘫在这一动不动的简直在浪费青春啊,快跟我去篮球场,刚好还差一个人。

叶修:不去,没那心情。(咸鱼瘫)

黄少天:奇怪了老叶你今天怎么回事?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快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啊快点快点。

叶修: ……哥表白被拒了。

黄少天:卧槽???等等等等等等老叶你说什么?你什么时候表白了我怎么不……不对不对!你什么时候有喜欢的人了?!

叶修:网恋,不给啊?

黄少天:网恋???等等,难道是你经常说的那个手法很好的神枪手,那个叫一枪穿云的那个?

叶修:是……他跟我说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黄少天:哈哈哈哈老叶你太厉害了,居然还玩网恋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连人家长啥样都不知道你居然还能网恋哈哈哈哈笑死了。

叶修:意识流懂不懂???一边儿去,看到哥失恋了这么开心?

刚打算敲门但是听到了最后一句的周泽楷有些呆愣地看着宿舍门。

原来,叶修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

他攥进了手上那封还带着点墨水味儿的信封,本来已经打算敲门的手放了下去,紧握成拳。

几秒后,他匆忙离开,那背影看上去还有些狼狈。

【周叶】【双叶亲情向】 混账老哥到底什么时候滚回来?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狐狸菇凉  妹子点的梗


1. “叶秋!给你哥哥我拿个苹果过来!”

     “刚吃完午饭就吃苹果,怎么不吃死你!”

     “哎哟喂老弟,你这准头可不太好啊,这苹果咋还蔫了吧唧的?”

     “滚滚滚,有的吃就不错了,爱吃不吃。”

10岁的叶秋觉得,自己绝对是世上唯一一个能忍受自家老哥的人,就连小点都比那混账哥哥可爱多了。

当然,他后来被狠狠地打脸了。


2.叶秋第一次看见自己父亲发这么大的火的时候,是他哥那些漫画书和绘画练习册被发现的时候。平日本就不言苟笑的父亲脸色一黑起来,要叶秋形容的话那脸色放街上绝对能吓哭小孩。他看着父亲将他哥的宝贝漫画和画册当着家里所有人的面,给撕了彻底。

“你凭什么撕?!那对我多重要你知道吗?!!!”

叶秋心道不好,看着他一脸倔强的混账哥哥内心大吼:

“你是笨蛋吗???!这时候不知道服个软吗???”

随后叶秋还没反应过来时,父亲一把把叶修给扇倒在地,叶秋顿时一惊,忙去扶他,耳边又传来父亲怒吼:

“不准扶!他也该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了!天天不务正业的,像个什么样子!”

叶秋听着难受,又不知道怎么辩驳。恍惚中他听见有很多人在劝他父亲,说什么算了算了,小修还只是个孩子,现在不懂事,以后会懂事的。叶秋只觉得听得更刺耳了些,他看着那一团混乱的光景,却没注意到叶修当时的表情。


3. 很久之后叶修都没再买过漫画和那些练习用的小画册,只是叶修越安静叶秋却越觉得浑身不自在,总觉得更加肆无忌惮的买画册才是他哥会干的事。

后来,叶修果然闹出了一见震惊了全家的大事。

他偷了叶秋收拾好的行李和身份证离家出走了。


4. 震惊与愤怒自然是有的。父亲放了狠话不然任何人找他,也冻结了叶修所有的信用卡。

“不让他出去碰碰壁,他还真不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了!”

叶秋看着父亲暴跳如雷的样子,有些不知所云,又有些难过。

他没有忽略父亲一瞬间难过的神情。


5.叶修离家出走的第三年,他回来过一次。

叶秋自然是高兴的,就连父亲也不再是终日阴沉的模样,只是,他们果然再一次起了争执。那时的叶修是风极一时的漫画家,自然无法认同父亲要他回来接管企业的要求。激烈的争吵后,不欢而散。就连叶秋刚想问的还回来吗都悄然消散在那一声剧烈的关门声下。

叶秋有些不高兴,他不明白为何他哥好不容易回来了父亲又要把气氛闹着么僵。只是,当叶秋转过身看他父亲时,他沉默了。

他父亲看上去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眼中满是掩盖不住的失落。或许,继承家业只是个借口,真正想要的,只是想让他哥回来。


6.自那之后叶修很多年都没再回来,叶秋也无暇去打听他哥的消息,他接手了家里的公司,忙得不可开交。偶尔叶秋会想到这本来有一半是他哥应该做的时候,就忍不住咬牙切齿。

该死的混账哥哥,这么任性的一走了之,烂摊子全都是我一个人收拾,到底什么时候滚回来?


7.叶修跟杂志社解约的那年,叶秋想了想还是在过年的时候敲开了叶修那个小一居室的门。他有点想说你都滚出去这么久了,是不是该考虑一下什么时候滚回来?


8.周泽楷开门后有一瞬间的愣神,好在他反应够快,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叶修跟他提过的那个双胞胎弟弟。叶秋也愣住了,就在周泽楷组织语言的时候,屋里的叶修喊了句小周外面是谁啊?怎么开个门开了那么久?然后叶修也愣住了。

片刻后,叶秋指着叶修和周泽楷,牙齿有些打颤。

“你你你,你们......”

然后他看见叶修娴熟的挽着那个很好看的青年,语气平淡。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你哥的男朋友,周泽楷。”

叶秋眼前发黑,觉得自己急需速效救心丸。


9.叶秋坐进来的第十五分钟,他还是不能接受他哥突然就变弯了的事实。

“混账老哥你这是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谈恋爱了呗。”

“找个男的来谈恋爱???!!!”

“淡定,哥的性取向只是小周而已。”

“你!老爹知道了会打断你的腿的!”

“嗯,弟弟你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我决定这几年还是不回去惹他老人家生气了,只能由弟弟你代我尽孝了。”

被噎到说不出话的叶秋胸口发闷,莫名有种自家养了好久的白菜被猪给拱了的感觉,虽然那猪看上去比白菜更像白菜一点。


10.叶秋只是看了眼周泽楷,还没来得及问个什么个人资料家庭信息什么的,就见他老哥跟个护犊子似的挡在了周泽楷前面。

“干啥呢干啥呢,笨蛋弟弟你那眼神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要杀人放火了呢。快收起来,让人看见多不好,待会你走的时候不了解情况的怕不是得报个警。”

叶秋: ........我这些年一定是脑子被门给夹了才会想我这个混账老哥!!!好气啊!


11.“你真的不回去?”

      “不了不了,过几年老头子不生气了我再回去。”

      “哼,到时候别指望我帮你说话。”

      “呵,哥什么时候指望过你小子了?”

      “你......算了,你爱回不回。我走了,再见。”

      “哎哎哎,不吃个饭再走吗?”

      “不了,回去有家宴。”

       “喔,那拜拜啦,慢走不送。”

走的时候,是周泽楷出来关的门,叶秋听见周泽楷小声地说了句:

“我会好好照顾他。”


12.切,倒还算像样。



【周叶】师徒(重修版)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一开始,周泽楷的世界里只有黑色和红色。


他出生在万骨堆集的血海中,透着死气与腥气的血海是他的安眠之处,他饮着血,啃着那些还未来得及腐化的尸体,仰望着那一轮长久挂在天空中的血月。身为一条龙,出生起便已有名讳。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叫周泽楷,除此之外,他一无所知。整片血海中除了他再无其他活物,他理所应当地觉得,他就该这么活着。


直到一日,来了个人。那人身着一袭白袍,眉眼温和,所到之处皆化为花田,就连这常年不见光的天空,也开始放晴了。


这个人一定是神仙吧,周泽楷这么想着。然后,他就见那人稍稍弯下腰,对他伸出了手。

“你要不要跟我走啊?”

阳光渡在衣服上,变成了暖金色,成了除了黑与红外,周泽楷见过的第三种颜色。

也是他生命里最亮丽的一抹颜色。

“好。”

“好,那你以后就是我的徒弟了,我叫叶修,你的名字是什么?”

“周泽楷。”


周泽楷跟着他师父叶修回了他的府邸,嘉世。周泽楷才发现他的师父果然是一名仙人,而嘉世身为仙府,自是仙雾缭绕,美不胜收。周泽楷的手攥紧了自己的衣角,感到格格不入。但他的手很快就被另一只手给握住,而那只手的主人对他笑了笑。

“别怕,小周。这儿以后就是你的家。”


回想起来,从那时起,周泽楷就对他师父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嘉世很好,周泽楷身为斗神叶修的第三位,也是最后一位关门弟子。自是获得了不少关注,善意的有,莫名其妙带着恶意的也有,而这之中也包括他的师兄,邱非。他的师兄从不给他好脸色看,语气中也带着些许针锋相对。周泽楷有些莫名,却也不多言。他独自生活惯了,并不在意他人的眼光,除了他师父。反正师兄除了语气差了点,也没做什么多余的事。不过有次偶然听到师父和二师兄的谈话,周泽楷才明白那个从未见过面的大师兄刘皓,背叛了师父。那个大师兄好巧不巧,也是一条龙。


周泽楷心知邱非心存芥蒂,自是能避就避。邱非对此没什么表示,反倒是叶修有次一人给了一个暴栗,表示都是一家人,要好好相处。邱非也知道自己是在迁怒,看了看周泽楷没说话,周泽楷眨眨眼,就又把视线转移到了他师父那边。


三个人倒也算是和谐的生活,周泽楷天资聪颖,很多东西都是一学就会,而且除了过于安静了点,性格也是没话说。这让叶修十分省心,隔三差五就把周泽楷夸一夸。周泽楷有时会想,他一点是这世上最幸运的人,才会遇到他师父吧。他自知他对他师父起了不能有的心思,也不乱想,对他来说,能跟师父待在一起,便足矣。


那时候的生活太过美好,犹如镜花水月,转瞬即逝。


在下界被已经被驱逐了的大师兄暗算后,周泽楷才发现,自己的身体中,居然有着暴戾与杀戮的血统。而那个早已被驱逐的刘皓,面部狰狞了起来,笑容可怖。

“那叶修真是老眼昏花了啊,居然收了你这种天生就能带来死亡与毁灭的邪祟!”

“你......说什么?”

“哈哈哈哈!你居然不知道?!你可是黑龙啊,生来就能毁灭一切的黑龙啊!”


黑龙?


对了,他在记载里看过的。身为最为凶残的邪祟,诞生之日其方圆百里一切活物都会死去,而黑龙则会借助这死气,凝聚形体,破壳而出。故,每条黑龙,都是诞生在血海之中。


难怪,他睁开眼的时候,只有那片血海及无尽的骸骨。


刘皓看着眼神空洞的周泽楷,笑得更加张狂。

“虽然你身上的邪气已被驱散,但果然邪祟就是邪祟。这次就让你好好尝尝活人的鲜血,让他看看,自己的宝贝徒弟是个多么恐怖的东西!然后,就再让我看看他是多么的冷面无私吧!”


之后发生了什么,周泽楷就不知道了。等他再次醒来时,他已在天牢,身上被锁仙链捆住,动惮不得。他的身上有着一股浓厚的血腥味,让他有点想吐。他看见地面上的影子,一抬头,他的师父站在前方,脸上看不出情绪。


谁都没有开口说话,虽然记不起来,但是身上浓厚的血腥味和自己周身所环绕的死气让周泽楷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他闭上眼,等待他师父的审判。


原本还想着,这次任务结束后邀请他师父一起喝酒赏花来着,虽然他师兄多半也会跟来,但三人一起,好像也还不错。只要,能再次看到师父的笑容就好了。


果然,一开始就不要奢望光明与温暖就好了。让他一个人继续呆在那自生自灭就好了啊。这次,师父一定很失望吧。


“你杀了......一千多户人家。”

“......”

“你被刘皓暗算了。”

他的师父语气笃定,周泽楷睁开眼,依旧不语。就算他师父知道诱因,但这几千条人命,终归得算在他的头上。

“但.....这终归是徒儿所为。”

“那你可知,你得面临什么?”

“诛仙台。”


又是一阵沉默,周泽楷不敢看叶修,他觉得师父现在一定很难过。但是,这莫约便是他的宿命罢。跳下诛仙台,魂飞魄散,然后永世不得超生。也罢 ,既然他生来便是邪祟,这倒是天道注定的结局。


“跳下去,你会死的,小周。”

“这是我......应得的。”

“但我不希望你死。”


周泽楷一愣,抬头一看。他的师父已经幻化成他的模样,音容笑貌,气息与他如出一撤。


他想干什么??!!

周泽楷开始疯狂挣扎起来,试图喊出声来吸引别人的注意。然而不知觉间,他被叶修给禁言了。他师父的手抚摸着他,神情温柔。

“放心,你一定,不会有事的,我保证。”

不!!!快停下!

周泽楷近乎绝望地看向叶修,企图让他停手,但最终,意识开始模糊,连带着他师父的模样,也开始模糊起来。


黑龙和周泽楷这两个词成了整个仙界的禁忌,所有人都知道,黑龙周泽楷在下界失去神志后暴露本性,连杀了一千多户人家,后又残忍弑师,清醒后悲痛欲绝,主动跳下诛仙台。从此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就是可怜嘉世,最后只剩下邱非了。


三百年后


“哎,公子你醒了?”

青年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笑得温和的姑娘,窗外照进来的几缕阳光有些晃花了眼。

“敢问公子大名?”

“......周.....周泽楷。”

“那周公子所居何处?可还记得为何会昏倒在这山林之中?”

昏倒?

周泽楷有些失神,他努力想回想起些什么。


可惜,除了名字,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咳咳,偶然挖了挖坟,才发现原来我还有远古巨坑来着......良心有点痛(不你根本没有良心)



【周叶】我十三岁,我心累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ABO设定

维夏小伙伴点的梗(同名的有点多,怕搞错了,就不在这艾特啦)


“周艾叶!等一下我啊!”

“是你自己太慢啦,墨子轩。”

嘴上这么说着,周艾叶停了下来,看着跑得有些喘气的小男孩向她跑来。

“呼~小艾你明明是个女生,体力怎么那么好呀?”

“女生怎么啦,看不起女生吗?”

“没,我不是那个意思。”

“哼,说不定我以后还会是个Alpha呢。”

“啊.....别是啊(小声)”

“你在嘀嘀咕咕什么呀墨子轩?难道......在说我坏话?!”

墨子轩连忙摆手,飞速的转移了话题。

“不过这几天为什么接送你上学的只有你爸爸或者爹爹了?以前他们不都是一起来的吗?”

“哦,吵架了。”

“啊?怎么会?我听我妈妈说你家那两位可是最和谐恩爱的了,为什么会吵架?”


周艾叶看看天,脸上明晃晃地写着四个字:生无可恋。


她家那两位的确是吵架了,说是吵架也不准确,准确地说是两人起了争执。争执的点在:谁的爱更多一点。


从会写自己的名字开始,周艾叶就觉得自己爹爹应该是喜欢植物的,不然也不会拿个中药来当她的名字,还喜欢在阳台摆弄一些花花草草。那时,周艾叶从未对自己的名字有别的猜测,直到上了小学后,被墨子轩无意间问了句:


“小艾,你爸爸姓什么啊?”

“姓叶。”

“哎?”

“有什么不对吗?”

“你爹爹姓周,你爸爸姓叶,然后你的名字叫周艾叶,这......”


那天,周艾叶第一次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东西叫做谐音。她一回家就缠着他爹,问她的名字的寓意是什么。她爹先是望着天花板,被她闹腾一番后看向了她爸。她的爸爸笑得差点没从沙发上给滚下来,还好她爹眼疾手快,给扶住了。

“小艾乖啊,这个等以后会告诉你的。”

虽然到最后周艾叶还是没得到答案,但她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果然,墨子轩说的一点儿都没错。


周艾叶一直都知道她的家庭很和和谐,自己的爹爹和爸爸很恩爱。她曾经去过爹爹的公司,窥见过她爹办公时的样子。依旧是一副温和腼腆的模样,不过眼中带着些凌厉的锋芒,就像是堵无形的墙,悄然无息地拉开了自己与别人的距离,透着股淡淡的疏离。而见到爸爸后,她爹的视线便总会移到她爸爸的身上,眼中除了那个身影外,什么都没有。周身些许锋芒全都柔软下来,化为绕指柔。就连沐橙小姨偶尔也会感慨,说这世上怕是找不到第二个比她爹更爱她爸爸的人了。


诚然,周艾叶听到这句话是有些感动的,这也让她对美好的爱情有了憧憬。但是,她的爸爸听到后就有些不高兴了。

“明明我也很爱小周啊,不,应该说我爱小周比小周爱我还多。”

“不,我多一点。”

“才不是,明明就是我,还是我先喜欢上你的。”

“是我。”

“怎么可能,我可是在第六赛季就对你心动了。”

“我比你早四年。”

“哥那时候还有偶像包袱呢,我肯定爱的比你深。”

“没有。”

最后到底是怎么吵起来的,周艾叶一点也不想回忆,她十三岁,心好累。


这需要争执吗?反正爸爸也很爱爹爹不是吗?总是做爹爹爱吃的菜,还爱在爹爹睡觉的时候偷亲他......对,别以为她没看见。这些就算了吧,她可没忘有天爹爹不在家的时候,她爸爸指着张大合照,说道:

“闺女,告诉你个秘密,你爹是个大英雄。”


所以,到底有什么争吵的必要吗?闹到最后居然还要用行动来证明谁的爱更多一点,这难道就是那些言情小说里的变相调情???周艾叶心里翻了个白眼,一把拉住了墨子轩的手。


“别管他们,我们玩我们的,反正他们肯定会和好然后继续恩爱的。”

“哎?小艾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

“不,真要说的话,他们那叫变个法子秀恩爱。”

“哎?是这样子的吗?”

“我说是就是啦。”


那个,封闭咸鱼本鱼才了解到这些天好像发生了些不太愉快的事,不知道能做什么,只能在此祝大家忘掉不快,每天都开开心心啦。


【周叶】一街之隔(下)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私设有


7.B城中间有一条街墙,左边是城里富豪集聚的富人区,而右边却是普通人和贫民扎堆的地方,很多右街的人一辈子赚的钱加起来都闭不上左街人随手买的一辆车。一街之隔,天壤之别。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叶修和周泽楷,成为了朋友。

  差别与不理解是肯定存在的,周泽楷无法理解为何铅笔都被削得只剩下小拇指长了叶修却还在用,就像叶修不明白明明两块一根的圆珠笔那么好用,周泽楷却偏偏喜欢用消耗墨水的钢笔一般。

  但是,人都是感性的生物,当双方都交付了对等的感情,那么差距便可忽略不计。


8. 最近叶秋在怀疑他哥的大脑最近是不是出了点问题,天天没事就偷溜去左街,回来后还笑得一脸猥琐,肯定是肚子里又有什么坏墨水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叶秋成功的在某一天堵下了又要偷溜的叶修,在咬牙答应帮叶修分担一个月家务后,叶修靠近叶秋,用几乎不可耳闻的声音说道:

“你知道嘛,我在东街交了个朋友~”

叶秋愣了片刻,待回神后叶修早跑没影了。

“混蛋哥哥!!!你又忽悠我!我这次信你才有鬼了!!!”

早已跑远了的叶修听到了自家愚蠢的欧豆豆的咆哮,眼睛都笑成了月牙缝。

“这次我可没骗你,是你自己不信的呀,笨蛋弟弟。”


9. 周泽楷觉得叶修跟所有同龄人都不一样,他的举止与绅士优雅毫无关系,甚至还老是带着他去上山掏鸟,河里捉虾,地里摘花,做那些自己之前从不会做的事情。他总是穿件灰白的,甚至被洗破的T恤,手上也沾满灰尘。只是,每当叶修发自内心的笑起来时,周泽楷就觉得他周身散发着一团火焰,那炽热又温暖的感觉就这样传进他的心里。


如果可以,他发自内心的希望他跟叶修的联系能永远保持下去。


10. 叶修觉得周泽楷是他最好的朋友了,这种感觉甚至超过了朋友,仿佛是他的知己般。周泽楷从不像其他人一般跟他勾肩搭背,打闹说笑。他只是会做个安静的听众,听自己那几天的趣闻和探险。有时他会笑着应和自己,那笑容让叶修觉得自己可以再讲500个笑话。有时候周泽楷也会偷偷带他从后花园里溜进别墅的琴房,然后周泽楷会给他端上一杯牛奶,然后弹起那天他的钢琴练习曲。周泽楷弹琴的端庄仪态和肃穆神情,让他也不自觉的安静起来。随后的一整天,心都会变得安宁。


如果,他们能一直一直在一起,就好啦。


11. 初中的时候,叶修考上了B城最好的学校,而且学费全免。发放通知书的时候叶父高兴地只顾傻乐,破天荒地决定全家去下一顿馆子。叶秋喝上了他之前就一直心心念念的气泡饮料,托他哥的福。叶秋的心情有点复杂,他也考上了一所很不错的中学,不过比起叶修的那所就有点小巫见大巫的意味了。叶秋盯着他哥神采焕发的脸,暗暗想着说不定他哥以后真的就是这整个西街最有出息的人了。

好巧不巧,周泽楷要上的,也是那所中学。


12.周泽楷成了叶修的同班同学。


A中是整个B城最好的中学,同时也就意味着最高昂的学费。像叶修这样的平民学生在这里几乎是凤毛麟角的存在,毕竟如果不是优异到学费全免的话,即使考上了,也出不起这么贵的学费。自然而然的,叶修就成了班上被排挤的存在。大多数人看不起他,少数涵养比较好的也不会主动搭理他,除了周泽楷。


这些叶修都知道,但他从未把它当回事,只要有小周就可以啦。至于其他人,他还不乐意理睬呢。


13. 叶修14岁生日的时候,周泽楷送了他一个X-box和几盒游戏碟片。价格之高昂让知道价格的叶修吓得就要拒绝。他虽然平日里没脸没皮惯了,但他也明事理,知道这个礼物他还不起。

“不不不小周这个不行!礼轻情意重啊,你给我写张贺卡就行了。”

“呃,这个,不贵。”

“emmmmm,但是小周,我家里的电压根本带不动啊,算了算了,拿去退了吧。”

“我家有。”

“啊?你的意思是让我去你家玩?”

“嗯。”

“呃......叔叔阿姨不会介意吗?而且你的钢琴课书法课什么的不用上吗?”

“周六,下午没课。”

周泽楷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叶修再拒绝就显得太不拿人当朋友,可是,这个礼物又实在太贵重了。

“这样吧小周,你先告诉我明年生日你想要什么,我现在就开始攒钱”

周泽楷的眉毛蹙起,认真地想了起来。叶修在心里开始祈祷不要是太贵的,不然可能两份兼职的工资都不够了。

“我想你明年,跟我一起上A高。”

“就这?!没了?”

“嗯,没了。”

“哈哈哈小周你这样太亏了,以我的成绩明年能直接保送了。”

“这样就很好。”

“哈哈哈算了算了,败给你了,不过明年我要是上了A高你得再给我弹那首你之前钢琴比赛弹的曲子。”

“小星星变奏曲?”

“对对对,就是那个。”

“好。”


14.中考结束的那天半夜,叶修只觉得不知为何外面好像有点吵,他迷迷糊糊地揉揉眼睛看外面还是漆黑黑的一片,还有些微红。叶修没有多想,翻过身就继续睡了下去。第二天他才知道昨天晚上的东区不知为何着火了,而且火势凶猛,受害的那一家竟只有一个孩子生还。听到那个孩子的名字时,叶修眼前有些发黑,一瞬间差点没站稳。叶秋扶住他,问他怎么了叶修也没回答,他平时上体育课的时候总吊儿郎当地当着吊车尾,这次他已经拿出了生平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平时跑过去也要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被他硬生生缩短了十分钟。


叶修大喘着气,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流下,打湿了他的衣服。而眼前的景象让他忍不住想呕吐,见到周泽楷后,他的心却仿佛被贯穿一般的抽痛起来。


周泽楷的眼里没光了。


15.叶修猛地上前抱住了周泽楷,明明周泽楷都还没哭,他却一股脑地先哭了出来。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哭什么,只是那股悲凉的情绪在他脑内盘旋,久久不能散去。周泽楷任他抱着,头靠在叶修的肩膀上,除此之外他毫无动静。若非还能感觉到呼吸和心跳,叶修都要怀疑他抱着的是一个人偶了。


半响,叶修感受到周泽楷细微的颤抖,他感觉到自己的肩头湿了一片。不愧是周泽楷,连哭都能这么悄无声息。他一时间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是抚上背,断断续续地说了句:

“没,没事的小周,你还有我,大不了我以后不上学了,反正,反正叶秋也挺有出息的。我以后,就算是打工,然后捡破烂,也能养活你。”


那是叶修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周泽楷笑。笑着的时候还淌着泪,鼻子一抽一抽地,对叶修摇了摇头。


16.那天叶修不懂周泽楷摇头的意思,然后第二天,他没找到周泽楷。倒是叶秋,给了他一个MP4,说是叶修的同学叫他帮忙转交的,名字叫周泽楷。叶修一把抓住叶秋的肩追问周泽楷的下落,叶秋摇摇头说周泽楷应该是跟他姑姑去美国了,然后好像以后就不回来了。


17. 赶到机场的时候叶修只看到了起飞的飞机在极短的时间里穿透了云层,再也看不见了。也是那时,叶修才明白周泽楷的那个摇头是什么意思。那天他怎么回去的他都不知道,自是自顾自地打开MP4,听到了一首完整版的小星星变奏曲,看样子是早就准备好的。


叶秋觉得那天他的混账老哥很奇怪,一下子跟失了魂似的,也不拿他开涮了,一点也不混账了,竟然一下子无法适应。


第二天叶秋看见叶修带着老爹的墨镜,躺在那张年纪比他还大的折叠椅上小憩。他一时好奇,走近叶修,想从他脸上取下墨镜再好好嘲笑一番。平时早就该察觉到然后再跟他追逐打闹的叶修此时竟毫无动静,等把墨镜取下来,叶秋才看到叶修那双肿的跟个兔子似的眼睛。也不知是遇到什么难过的事,才能让他哭成这样。





没有了







真的没有啦









好吧,其实还有






“混账哥哥!!!明明是你开的公司为什么每次都是我在做牛做马???!!!”

熟练地摁下挂断,叶修的脸上浮起一丝微笑,那神情颇像是个得逞的小狐狸。今天B城有一场钢琴演奏会,十年来叶修的爱好换过很多,不变的就只剩游戏和钢琴了。他熟练地走进演奏厅,找到自己的座位。旁边看上去是个跟他同龄的人,只是脸都被口罩和墨镜给遮住了大半。


莫不是哪个明星来听演奏?


“你也很喜欢小星星演奏曲么?”

叶修心里嘀咕着,但是对方却突然过来搭话。听声音并不是哪位荧幕上熟悉的声音,叶修心里奇怪,却也应了声:

“啊,是吧,毕竟很经典。”

“嗯,我也是。”

不对啊,这声音,总觉得有点点耳熟啊,但是,自己之前应该没见过这人才对啊。


那个人拉低了自己的口罩,摘下了墨镜,他的眼里闪着微光,像是一层被月光照着的海面,海里只能看见叶修一人。


“好久不见,叶修。”


END


这次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啦。






【周叶】 一街之隔(上)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私设有


1. 叶修从小就展现出他与同龄男生的不同来,别家的孩子最多就是皮一点,他是皮了好几万。捉鸡打鸟爬墙摘果没一样是他没干过的,每次被他老爹揪耳朵训的时候还特有理。

“你能不能给我省点心?!你看看你弟弟多乖!”

叶修吐了吐舌头,瞄了眼叶秋。

“那又怎样,男孩子调皮才聪明,我一看就知道叶秋长大了肯定没我有出息。”

气得旁边一开始还想帮叶修说话的叶秋当场就想给他哥来顿社会的毒打。


2. 等叶修心再野一点的时候,他开始对隔壁的街区充满好奇。大人们说过隔壁是富人区,与他们这比那可以说是天壤之别。从小他们这条街的孩子就被警告过不可以随便乱跑去隔壁街区,但叶修对一切不允许的事都充满好奇,反正自己爸妈都是早出晚归,只要小心一点,不会被抓到的。听闻他哥“伟大计划”的叶秋惊得差点摔了自己的作业本。

“你疯啦??!”

“才不是,快点回答我,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探险?”

“我才不要,你要作死自己作去。”

“切,胆小鬼~”


3. 富人区的街道上干干净净,没有地摊小贩,也没有随处可见的果皮纸屑。人们的穿着看上去都光鲜亮丽,偶尔能听见咖啡厅内传来的余音袅袅。叶修看了看自己,第一次感到有些惶恐,本能的排异感让他第一次萌生退意。他目光一转,又注意到最角落里的一栋楼,被好奇心战胜了一切的叶修蹭蹭蹭地跑过去,他曾在课本上看到过这种楼房,老师说那叫别墅。叶修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有人会住那么大的房子,不会浪费土地吗?


4.那是栋独栋别墅,周边没有商铺。叶修避开了有保安守着的大门,想去爬别院的那道栏杆。

“别碰!”

手还没放上去呢就被一只手给抓住了,叶修暗叫不妙,刚想开口解释一下就愣住了。

眼前的男生看上去跟他同龄的样子,不过长的那叫一个唇红齿白,五官俊秀。男孩上面穿着件带个蝴蝶结的衬衣,齐膝短裤下穿着双小皮鞋,活像个贵气逼人的小王子。叶修就愣愣的看着男孩指了指那个围栏。

“那个有电。”


5. 周泽楷看着眼前的男孩看上去跟他差不多大,身上穿着件洗得褪了色的短体恤和一双看上去不怎么合脚的拖鞋,心里明白了七七八八。刚想开口劝他回去,就看见那男孩对他笑得一脸灿烂。

“你长得真好看。”

刹那间周泽楷感觉到一股热流冲向了他的大脑,这家伙怎么能这么直接地说出这种不知羞耻的话???

“我叫叶修,你叫什么啊?”

“......周泽楷。”


6. “啊,原来你就住在这栋别墅啊。”

     “嗯。”

     “那你们住那么大的房子里,不感到寂寞吗?”

      “......不会。”

      “哇,那小周你很厉害啊。”

      “......不早了,回去吧。”

      叶修看了看天,确实不早了,再不回去的话就要被爸妈给发现了。于是他对周泽楷伸出一只手,咧嘴笑了起来。

        “今天很高兴认识你,小周。”

几乎是下意识地,周泽楷握住了那只看起来不怎么干净的手。

        “我也是。” 

        “那,我下次还能找你玩吗?”

看着那双似乎是带着光的眼睛,周泽楷本想说的“不了”变成了“好啊。”



答应过大家的点梗文会写的~不过我得抽出点空构思构思剧情。其实这篇是我很久之前就想好的,不过一直被我拖到了现在......ε=(´ο`*)))唉。学校的夏季课虽然比一般的学期短,但是课业却紧张了很多,因为要学的内容是一样多的......不明白既然这样为何不直接上一样的时间。现在真的是更新随缘了╮(╯▽╰)╭


【点梗】

lof的关注居然有520,简直不敢相信,毕竟遁了那么久。在此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

各位小可爱可以把自己钟意的梗写在评论区或者私信我,我尽量满足要求。不过什么时候产出就不太好说了,毕竟夏校的进度很赶,现在天天都在猝死的边缘徘徊。😂

老样子,周叶only哦,给大家比心❤

【周叶】曾经我很自豪我能看透我弟,但现在,我每天都因它痛不欲生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私设有,傻白甜


吐槽君你好,本人性别男,家中有一个比我小两岁的弟弟,颜值什么的不重要。标题就叫做曾经我很自豪我能看透我弟,但现在,我每天都因它痛不欲生。请厚码,谢谢。


如标题所言,我是一个能读懂我弟想法的人,这大概归功于我弟从小就在一起四处玩耍,对他十分熟悉的缘故了。我弟从小性格就很内向,很腼腆。即不擅长快速大声说话,也不会跟别人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再来个桃园结义。到现在他也依然是一个十分安静的美男子,在外人看来。是的,在外人看来,因为在我眼里,他虽然依旧美丽,但十分的不安静!!!对!非常的,不安静!!!


在这里就要说一下我弟的职业了,他是一家杂志社的编辑,平日里工作较忙,在加上我自己是自由职业,闲的时候闲到发慌,忙的时候几乎是地狱修罗场,所以我们并不能经常见面。然而,从某天开始,他开始更加的早出晚归,并周身充斥着粉红色的小心心,尽管别人看不出什么,但依然被我敏锐地发现了。等我再多看两眼后,我得出了一个结论。


他恋爱了!


说实话我一开始非常吃惊,我弟虽然颜值突破天际并且从小到大给他送巧克力和表白信的女生数不胜数甚至偶尔还有男的,但是他硬是单身到了现在并还有孤独终老的趋势。好奇心作祟下我又多看了两眼,然后,我的眼瞎之路从此开启了。


首先,我通过我那透视眼的能力知道了我弟喜欢的人是他的顶头上司,他们杂志社的主编。我当时就想把我弟拉进小黑屋思想教育一下,喜欢上自己的男上司,这是不是过于劲爆了点???不用问我为什么知道是男上司了,我弟报道的第一天我偷溜过去瞅了眼,看见过主编,并且被人家发现了。


等我稍稍冷静下来打算再观察观察,然后我的视力就再也没有恢复过。

今天的前辈也好帅啊,开心。

今天跟前辈汇报工作进度了,开心。

今天晚上跟前辈一起加班了,只有我们两个人,开心。

今天说请前辈喝咖啡前辈答应了!!!超级开心!

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前辈?不开心。

前辈夸我进步很快!!!太开心了!!!

前辈说他很喜欢我,虽然不是那种喜欢,但还是超开心啊啊啊!!!

每天都能见到前辈好开心啊!

能喜欢前辈真是太好了!遇见他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啊,果然最喜欢前辈了。


以上这些,是我读出的部分想法,划重点,只是一小部分。


我只是个孩纸!!!为什么要这么伤害我???!!!


到现在我的眼睛依然每天都在被360度无死角摧残,不对,已经没有每天了。那小子现在已经会夜不归宿了,虽然只是在他前辈家加班然后睡一张床上什么都没干。哦不对,有一次好像前辈睡姿不好然后抱上了。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我不想回忆。


首先,我弟最喜欢的人居然不是我这个从小给他当爹又当妈的哥!当真真是寒夜飘逸洒满我的泪,吾弟叛逆伤透我的心,哥哥真的很受伤。过去的美好岁月简直是一去不复返啊!然后,即使天天满脑子刷屏辣我的眼,还夜不归宿,还天天早出晚归。但是,他现在还只是暗恋,还没告白。对,还没告白。


特么的都到这个份儿上了那小子居然还没告白!!!简直怂的一逼!!!那么顾前顾后的干啥呀?!什么叫怕前辈会厌恶这种感情然后跟他绝交?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这感情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而且那前辈看上去也蛮喜欢他的好吗?!瞻前仰后的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还怕我反对,呸!怕我反对就别天天脑内刷屏伤害我的眼啊!又不说怎么知道我会不会反对?真是,急死个人。


我现在依然每天都被我弟的脑内弹幕深深伤害,但这事现实生活中说出来没人信,在外人看来他依然还是安静内敛不爱说话,45度角仰望星辰大海。没人会相信我的话的。甚至他们还可能认为我疯了然后把我送精神病院里去。唉,心好累。


最后,只想对我弟大声呐喊一句:

你小子到底什么时候表白???你不急我都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