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面馒头

学生党,起名废,佛系人士,学业繁忙,更新随缘,脑洞憋不住,挖坑比填坑快,但没有文笔,若有OOC,请见谅

【周叶】师徒(上)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周泽楷在血海中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叶修。


那人与他对视片刻,摇了摇头,十分惋惜。

“还是来晚了么。”

周泽楷不明白他所谓何意,此时他身处一片血海,周身是巨大的骸骨,彰显着之前有什么在此陨落。那人立在一柄剑上,着一席白衣,眼睛如星辰般深邃,恍若仙人之资,与他天差地别。片刻后,那人却是笑着对他伸出了手。

“我叫叶修,要不要跟我走?”

那如同阳光一般温暖的笑容如落叶生根般扎住在周泽楷的心里,他眨着眼,懵懵懂懂的抓住了那只手。

“好。”

从此,嘉世的大长老叶修身边多了一位关门弟子,周泽楷。


周泽楷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与其他人不同。他拥有与旁人无法比拟的天赋,也跟他们亲近不起来,除了叶修。关于修炼方面,周泽楷几乎不需要叶修的提点就能十分娴熟的掌握那些旁人看上去深奥的法术。叶修也十分忙碌,除了一些必要的事情外,大部分时间他都在闭关修炼。周泽楷跟他师兄邱非都很省心,且平时倒也没什么人回来他们峰。只是,他的师兄邱非时常对他不假辞色的不喜欢,看他的眼神里是掩盖不住的厌恶。


周泽楷一开始就知道他并非人类,而是一条黑龙。黑龙乃龙蛟混血,继承了龙族的强大的同时也包括了蛟的残暴。其本性嗜血好杀戮,乃凶兽之首。周泽楷时常觉得自己大概是带来死亡的存在,不然也不会出生在一片尸山血海之中。


终于,在又一次被师兄使脸色然后当场被撞见后,叶修收敛了笑意,看向邱非。

“邱非,不可迁怒于人。”

“是,师父。”

叶修看着嘴上应着但神色依然冷峻的二徒弟,心知冰冻千里非一日之寒,摸了摸邱非的头。

“你先出去吧,为师有话要对你师弟说。”

邱非瞪了周泽楷一眼,但还是恭敬的行了一礼,离开了。

等邱非离开后叶修拉着周泽楷到他身边坐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抱歉啊小周,邱非他不是针对你,那孩子就是有点钻牛角尖,迁怒你罢了。”

“无事,不牢师父挂念。”

周泽楷摇摇头,像只温顺的绵羊一般靠在叶修身边。他确实不太在意,反倒是叶修今日出关让他十分高兴,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过叶修了。叶修看着如此懂事的小徒弟,又想起他的父母,眼神黯了一下,又扯开一个笑,有些亲昵的揉了揉周泽楷。

“小周啊,为师最近闷得慌,带你和邱非出去走走,如何。”

“好。”

看着眼神明显一亮的周泽楷叶修不禁莞尔,看来以后还是抽时间多陪陪这孩子。


叶修真的如他所言带着周泽楷和邱非四处游历去了,其中还包括了他们的师姑,苏沐橙。四人游山玩水,好不快活。当然,邱非和周泽楷也在这段经历里收获颇丰,感触良多。不过最直接的变化倒是邱非对周泽楷的敌意消减了许多,最起码可以好好说话了。不过,有时周泽楷总能察觉到她的师姑看着他欲言又止,联想起之前师父说的迁怒,周泽楷终是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去问苏沐橙。苏沐橙却是笑笑,对他说:

“有什么想问的,还是问叶修吧。”


听到来意的叶修看了眼周泽楷,让他坐下来,给他倒了杯茶。

“你真那么想知道?”

“是,师父。”

叶修看着一脸坚持的周泽楷,有些无奈的揉了揉眉心。心说这孩子果然遗传了他父亲那股子倔劲儿。

“好吧其实这样不是什么大事儿,为师在很多年前也曾收养过一条龙,就是你大师兄,当时你二师兄也在,本来一开始都还好,可惜他后来叛逃了。逃之前为师不小心被他伤到了,躺了莫约有三年吧。”

叶修嘴上说的风轻云淡,周泽楷听得那是一个心惊肉跳。以师父如此神通还要躺三年,绝不是不小心伤到的程度,也难怪最初邱非对他有些偏见了。


周泽楷听完后脸色有些凝重,叶修刚要开导他不要想多呢就见周泽楷对他跪下了。叶修心下一惊,刚要扶周泽楷起来就见他对着自己叩了下去。

“徒儿此生定护师父周全,绝不逾越,重蹈覆辙。”

叶修一时之间有些愣住,周泽楷一直沉默寡言,自他把周泽楷带回来后,这好像是周泽楷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他是不是该高兴一下?把自己这神奇的想法打消下去后叶修扶起周泽楷。

“我相信小周。”

“嗯。”

周泽楷看着笑得如三日春光的叶修,忽然觉得自己其实很幸运,并暗自立下誓言。


他要变强,变得比任何人都要强,然后尽他所能,护他师父一生平安顺遂,一世周全。


千年以后,当周泽楷踏遍四海八荒却是连他师父的衣冠冢都没找到时,他对着满天星辰,回忆起自己年少时暗自立下的誓言,自嘲的笑了笑。


他终究,还是食言了。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