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面馒头

学生党,起名废,佛系人士,学业繁忙,更新随缘,脑洞憋不住,挖坑比填坑快,但没有文笔,若有OOC,请见谅

【周叶】一街之隔(下)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私设有


7.B城中间有一条街墙,左边是城里富豪集聚的富人区,而右边却是普通人和贫民扎堆的地方,很多右街的人一辈子赚的钱加起来都闭不上左街人随手买的一辆车。一街之隔,天壤之别。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叶修和周泽楷,成为了朋友。

  差别与不理解是肯定存在的,周泽楷无法理解为何铅笔都被削得只剩下小拇指长了叶修却还在用,就像叶修不明白明明两块一根的圆珠笔那么好用,周泽楷却偏偏喜欢用消耗墨水的钢笔一般。

  但是,人都是感性的生物,当双方都交付了对等的感情,那么差距便可忽略不计。


8. 最近叶秋在怀疑他哥的大脑最近是不是出了点问题,天天没事就偷溜去左街,回来后还笑得一脸猥琐,肯定是肚子里又有什么坏墨水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叶秋成功的在某一天堵下了又要偷溜的叶修,在咬牙答应帮叶修分担一个月家务后,叶修靠近叶秋,用几乎不可耳闻的声音说道:

“你知道嘛,我在东街交了个朋友~”

叶秋愣了片刻,待回神后叶修早跑没影了。

“混蛋哥哥!!!你又忽悠我!我这次信你才有鬼了!!!”

早已跑远了的叶修听到了自家愚蠢的欧豆豆的咆哮,眼睛都笑成了月牙缝。

“这次我可没骗你,是你自己不信的呀,笨蛋弟弟。”


9. 周泽楷觉得叶修跟所有同龄人都不一样,他的举止与绅士优雅毫无关系,甚至还老是带着他去上山掏鸟,河里捉虾,地里摘花,做那些自己之前从不会做的事情。他总是穿件灰白的,甚至被洗破的T恤,手上也沾满灰尘。只是,每当叶修发自内心的笑起来时,周泽楷就觉得他周身散发着一团火焰,那炽热又温暖的感觉就这样传进他的心里。


如果可以,他发自内心的希望他跟叶修的联系能永远保持下去。


10. 叶修觉得周泽楷是他最好的朋友了,这种感觉甚至超过了朋友,仿佛是他的知己般。周泽楷从不像其他人一般跟他勾肩搭背,打闹说笑。他只是会做个安静的听众,听自己那几天的趣闻和探险。有时他会笑着应和自己,那笑容让叶修觉得自己可以再讲500个笑话。有时候周泽楷也会偷偷带他从后花园里溜进别墅的琴房,然后周泽楷会给他端上一杯牛奶,然后弹起那天他的钢琴练习曲。周泽楷弹琴的端庄仪态和肃穆神情,让他也不自觉的安静起来。随后的一整天,心都会变得安宁。


如果,他们能一直一直在一起,就好啦。


11. 初中的时候,叶修考上了B城最好的学校,而且学费全免。发放通知书的时候叶父高兴地只顾傻乐,破天荒地决定全家去下一顿馆子。叶秋喝上了他之前就一直心心念念的气泡饮料,托他哥的福。叶秋的心情有点复杂,他也考上了一所很不错的中学,不过比起叶修的那所就有点小巫见大巫的意味了。叶秋盯着他哥神采焕发的脸,暗暗想着说不定他哥以后真的就是这整个西街最有出息的人了。

好巧不巧,周泽楷要上的,也是那所中学。


12.周泽楷成了叶修的同班同学。


A中是整个B城最好的中学,同时也就意味着最高昂的学费。像叶修这样的平民学生在这里几乎是凤毛麟角的存在,毕竟如果不是优异到学费全免的话,即使考上了,也出不起这么贵的学费。自然而然的,叶修就成了班上被排挤的存在。大多数人看不起他,少数涵养比较好的也不会主动搭理他,除了周泽楷。


这些叶修都知道,但他从未把它当回事,只要有小周就可以啦。至于其他人,他还不乐意理睬呢。


13. 叶修14岁生日的时候,周泽楷送了他一个X-box和几盒游戏碟片。价格之高昂让知道价格的叶修吓得就要拒绝。他虽然平日里没脸没皮惯了,但他也明事理,知道这个礼物他还不起。

“不不不小周这个不行!礼轻情意重啊,你给我写张贺卡就行了。”

“呃,这个,不贵。”

“emmmmm,但是小周,我家里的电压根本带不动啊,算了算了,拿去退了吧。”

“我家有。”

“啊?你的意思是让我去你家玩?”

“嗯。”

“呃......叔叔阿姨不会介意吗?而且你的钢琴课书法课什么的不用上吗?”

“周六,下午没课。”

周泽楷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叶修再拒绝就显得太不拿人当朋友,可是,这个礼物又实在太贵重了。

“这样吧小周,你先告诉我明年生日你想要什么,我现在就开始攒钱”

周泽楷的眉毛蹙起,认真地想了起来。叶修在心里开始祈祷不要是太贵的,不然可能两份兼职的工资都不够了。

“我想你明年,跟我一起上A高。”

“就这?!没了?”

“嗯,没了。”

“哈哈哈小周你这样太亏了,以我的成绩明年能直接保送了。”

“这样就很好。”

“哈哈哈算了算了,败给你了,不过明年我要是上了A高你得再给我弹那首你之前钢琴比赛弹的曲子。”

“小星星变奏曲?”

“对对对,就是那个。”

“好。”


14.中考结束的那天半夜,叶修只觉得不知为何外面好像有点吵,他迷迷糊糊地揉揉眼睛看外面还是漆黑黑的一片,还有些微红。叶修没有多想,翻过身就继续睡了下去。第二天他才知道昨天晚上的东区不知为何着火了,而且火势凶猛,受害的那一家竟只有一个孩子生还。听到那个孩子的名字时,叶修眼前有些发黑,一瞬间差点没站稳。叶秋扶住他,问他怎么了叶修也没回答,他平时上体育课的时候总吊儿郎当地当着吊车尾,这次他已经拿出了生平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平时跑过去也要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被他硬生生缩短了十分钟。


叶修大喘着气,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流下,打湿了他的衣服。而眼前的景象让他忍不住想呕吐,见到周泽楷后,他的心却仿佛被贯穿一般的抽痛起来。


周泽楷的眼里没光了。


15.叶修猛地上前抱住了周泽楷,明明周泽楷都还没哭,他却一股脑地先哭了出来。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哭什么,只是那股悲凉的情绪在他脑内盘旋,久久不能散去。周泽楷任他抱着,头靠在叶修的肩膀上,除此之外他毫无动静。若非还能感觉到呼吸和心跳,叶修都要怀疑他抱着的是一个人偶了。


半响,叶修感受到周泽楷细微的颤抖,他感觉到自己的肩头湿了一片。不愧是周泽楷,连哭都能这么悄无声息。他一时间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是抚上背,断断续续地说了句:

“没,没事的小周,你还有我,大不了我以后不上学了,反正,反正叶秋也挺有出息的。我以后,就算是打工,然后捡破烂,也能养活你。”


那是叶修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周泽楷笑。笑着的时候还淌着泪,鼻子一抽一抽地,对叶修摇了摇头。


16.那天叶修不懂周泽楷摇头的意思,然后第二天,他没找到周泽楷。倒是叶秋,给了他一个MP4,说是叶修的同学叫他帮忙转交的,名字叫周泽楷。叶修一把抓住叶秋的肩追问周泽楷的下落,叶秋摇摇头说周泽楷应该是跟他姑姑去美国了,然后好像以后就不回来了。


17. 赶到机场的时候叶修只看到了起飞的飞机在极短的时间里穿透了云层,再也看不见了。也是那时,叶修才明白周泽楷的那个摇头是什么意思。那天他怎么回去的他都不知道,自是自顾自地打开MP4,听到了一首完整版的小星星变奏曲,看样子是早就准备好的。


叶秋觉得那天他的混账老哥很奇怪,一下子跟失了魂似的,也不拿他开涮了,一点也不混账了,竟然一下子无法适应。


第二天叶秋看见叶修带着老爹的墨镜,躺在那张年纪比他还大的折叠椅上小憩。他一时好奇,走近叶修,想从他脸上取下墨镜再好好嘲笑一番。平时早就该察觉到然后再跟他追逐打闹的叶修此时竟毫无动静,等把墨镜取下来,叶秋才看到叶修那双肿的跟个兔子似的眼睛。也不知是遇到什么难过的事,才能让他哭成这样。





没有了







真的没有啦









好吧,其实还有






“混账哥哥!!!明明是你开的公司为什么每次都是我在做牛做马???!!!”

熟练地摁下挂断,叶修的脸上浮起一丝微笑,那神情颇像是个得逞的小狐狸。今天B城有一场钢琴演奏会,十年来叶修的爱好换过很多,不变的就只剩游戏和钢琴了。他熟练地走进演奏厅,找到自己的座位。旁边看上去是个跟他同龄的人,只是脸都被口罩和墨镜给遮住了大半。


莫不是哪个明星来听演奏?


“你也很喜欢小星星演奏曲么?”

叶修心里嘀咕着,但是对方却突然过来搭话。听声音并不是哪位荧幕上熟悉的声音,叶修心里奇怪,却也应了声:

“啊,是吧,毕竟很经典。”

“嗯,我也是。”

不对啊,这声音,总觉得有点点耳熟啊,但是,自己之前应该没见过这人才对啊。


那个人拉低了自己的口罩,摘下了墨镜,他的眼里闪着微光,像是一层被月光照着的海面,海里只能看见叶修一人。


“好久不见,叶修。”


END


这次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啦。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