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面馒头

学生党,起名废,佛系人士,学业繁忙,更新随缘,脑洞憋不住,挖坑比填坑快,但没有文笔,若有OOC,请见谅

【周叶】被时间诅咒的人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xxxx年4月23日
看到那个孩子的时候我非常惊讶,他下半身被埋在废墟,脸上满是尘土和血液。一开始我几乎都要判定他已经死了,但他睁开了眼,眼中强烈的求生欲让我吃惊。
“求你,救救我。”
他这么说着,而我或许是被他的眼神所打动,向他伸出了手。

          xxxx年5月28日
那孩子恢复的很好,最初他总是长时间的沉默,我不善言辞,但多少能看出他在想什么。他的家人,大抵都死于那次的坍塌意外了吧。后来,他告诉了我他的名字——叶修。是个好听的名字,我这么想着。

          xxxx年6月5日
叶修的身体已经痊愈了,我问他以后的打算,他低着头,手指纠在一起很久后,扯住了我的袖子。
“我能跟着你吗?”
我有些难为情,我的情况特殊,叶修跟在我身边不是好事。按理来说我现在应该把他交给警察或者福利院,但看到他的眼睛,冲动再一次战胜了理智,我默许了。

         xxxx年9月1日
今天是叶修上初中第一天,他看上去很兴奋,我得提醒他记得检查书包,别不小心落下什么东西。临走前他看了看我,欲言又止,我问他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他咬咬牙还是说了出来。
“小周,这次我们还会再搬家么?”
原来是在意这个,我揉了揉他的头,告诉他至少在上大学前,我们都不会再搬家了,他看上去很高兴,跳起来亲了我的脸。
我愣住了很久,因为心脏很久都没有跳的这么快了,我飞快的洗了一把脸,同时告诫自己。
这是错误的,快停下来。

          xxxx年5月15日
不知道为什么,叶修很小的时候还会叫我哥哥,但忽然有一天我的称呼就变成了小周,不过我并不在意,无论如何,这只是个代名词。
离叶修高考的时候越来越近了,我有时也会做些补身体的汤料给他送过去,这时往往会听到他同学的窃窃私语。
“叶修,这就是你哥吗?长得好帅啊!”
“是啊是啊,叶修你真不够意思,有个这么帅的哥哥还不给我们介绍。”
我对于那些小声的讨论没什么感触,但叶修会很不开心,我至今都不清楚原因是什么。不过,他的同学倒是给我提了醒,等叶修高考结束后,就搬家吧。

          xxxx年8月8日
叶修考上了他心仪的大学,为了庆祝,我带他去了H市玩了一周。在科技博物馆的时候我们探讨了科学,叶修说现在还有很多事是科学无法解释的。
“你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说我那句话后突然情绪低落起来,我问他哪里不舒服他也不说,只是抓紧了我的手,我挣脱不开。
我明白他为什么会情绪低落了,但这并非我能控制的,我也只能安慰他说人各有命。他忽然抬头,目光灼灼。
“小周,你以后会一直陪着我吗?”
我最终还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尽管我清楚答案。

         xxxx年9月15日
叶修顺利转正了,他一直都是一个很优秀的人。现在的他看上去比我还要年长几岁,有时一起出门的时候别人都会认为叶修是哥哥,我才是弟弟。我们都不在意这些,我睡觉的时候,他会偷偷走过来,抱着我,跟我十指相扣。
他不知道,他在做这些的时候我都醒着。

       xxxx年10月20日
我离开了叶修,在一个寂静的夜晚。我知道,不能再继续呆下去了,不论是我对叶修的感情,还是叶修对我的感情,早已在不知不觉间变了质。但是,我没有资格让别人对我付出感情,我也早就不知道怎么付出感情了。
所以,趁它还没失控前,离开吧。

      xxxx年12月16日
我已经很久不写日记了,我都快忘了我走了多少年,时间在我这里几乎是静止不变的。我从不在一个城市停留超过五年,久了,人们会发现端倪。偶尔,我也会想起叶修,不知他过的怎么样,或许,他早就娶妻生子,人生圆满。我忽然有点相见见他,就当是看一个老朋友吧,我这么想着。

       xxxx年12月21日
我没有想到我会在这种地方见到叶修。他白发苍苍,长满了皱纹,看上去苍老太多了。唯独他看我的眼神没变,让我想起了第一次见他的时候。
  “咳,小周你刚走的时候我就在想,等找到你了我一定要把你打一顿,让你咳咳咳!让你,什么都不说一声就走。结果,现在见到你了,我却打不动了。”     
我看着这个除了我和叶修外没别人的空荡荡的病房,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我握住他的手,什么话都没说,他也是。
不知过了多久,被我握住的那只手滑了下去,那条直线无比刺眼。我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那只手还有余温,但再也抬不起来了。

我感觉到一股湿热的液体从我的泪腺滑了下来。
我知道这世上我真正在意的人已经不在人世。
我其实见证过很多次这样的场面,无法忘怀。
我就知道,我果然是个被时间所诅咒的人。

评论(1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