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面馒头

学生党,起名废,佛系人士,学业繁忙,更新随缘,脑洞憋不住,挖坑比填坑快,但没有文笔,若有OOC,请见谅

【周叶】 See You Again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叶修是被公寓内的火警警报器给惊醒的。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耳鸣了,直到那尖锐的鸣笛声及外面传进来的微弱的喧哗声源源不断的传进来时,叶修才确定,的确是公寓里着火了。


小点此时早就扑上他的床,在不停的舔他的脸,想让他赶紧起来。叶修此刻头还有些晕乎乎的,他起来一看表,才凌晨三点,他刚合眼不到一小时。叶修啧了一声,心里暗骂哪个家伙没事大半夜不睡觉,还弄出火灾来了。他一把抱起小点,把一些贴身的贵重物品带上,连睡衣都没换下来就冲了出去。


叶修住在三楼,虽然夏天很招蚊子,但现在却是给他逃生带来了很大的便利。他拿着湿毛巾捂住了自己的嘴,一路冲出大门口才发现已经有不少人出来了,剩下的也在接二连三的逃了出来。虽已过春分,但夜间较低的气温伴着风还是把叶修吹了个够呛。他出来的时候也没带个外套,这下不禁有些哆嗦起来。叶修抱着小点,靠在绿化带一颗榕树下哆哆嗦嗦的等救火车来。他昨天为了赶稿从下午就粒米未进,赶完才发现已是凌晨。他赶完稿后直接昏沉沉的睡了,现在被吵醒后才发现到腹部的不适感。这本来是吃片药就能解决的事,只是被灌了一阵冷风后那不适感却是愈发强烈起来。叶修用力的捂住腹部,心里暗自祈祷救火车赶紧来。


就在叶修觉得自己快撑到极限的时候,他听见了“各位现在可以回去了”。他抬头一看,果然一些人开始陆续往公寓走,救火车也离开了。叶修暗自松了口气,起身慢慢走进去。再待久一点,他可能就真不行了,现在只要回家吃片药......


碰!

他被后面的人一下子给撞了一下,那人说了声“不好意思”就没再回头。叶修一下子没站住,差点摔在地上,还好用手撑住了。只是这一撞一摔,他一下子就感觉到自己腹部传来的一阵绞痛,痛的他冷汗直流,怕是站不起来了。

汪!汪!汪!

叶修怀里的小点被摔出了他怀里,它有些急躁的咬着叶修的裤脚,想把他主人拉起来。而后,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飞奔一般的跑进了公寓。叶修只看到它跑进了公寓,然后他就不得不蹲着用手按压腹部,那一阵阵的绞痛让他心神不宁,实在是没有精力看小点了。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是片刻,叶修听到了脚步声。随后他听见一个惊讶的声音:

“叶修?”

!!!!!

叶修猛地抬头,视线因为冷汗的缘故有些模糊不清,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站在他面前的人。

“小周?”

周泽楷被叶修气若游丝的声音给吓了一跳,他怀里还抱着小点,蹲下身来查看叶修的状态。这一看,周泽楷就皱起眉来。

“又犯病了?”

“嗯。”

刚说完,叶修感觉身上一重,原来是周泽楷把自己外衣脱下来给他披上了。他一把馋起叶修,叶修被他这大动作弄得嘶的一声,冷汗直流。周泽楷看了看,把小点脖子上的狗绳给绑在自己手腕上,就一把把叶修抱了起来,朝地下车库走。

“我带你去医院。”

叶修恍惚间听到这话,下意识就想拒绝。

“不用......家里有药,你把我送回家......”

“不行。”

话还没说完,就被周泽楷给打断,他走向停车场的速度更快了些,语气难得的严厉起来。

“你必须去医院。”


叶修浑身一震,意识又开始模糊起来。眼前那张脸却是逐渐与记忆里那张脸慢慢重合起来。自己第一次跟他见面的时候,他好像说的也是这句话?


那时是怎么回事来着?好像是他贪嘴多吃了几根冰棍,自然而然的就犯了胃病。那时他好像也对周泽楷说了同样的话,然后周泽楷好像也是直接把他带去了医院。

“不行,必须要去医院。”

他那时候就是这么说的,就连语气也是一样。明明是那么久之前的事了,原来自己还记得那么清楚啊。


恍惚间他又想起,自他俩交往后,周泽楷都会监控他的饮食,让他杜绝生冷辛辣,更别说不规律饮食了。当时他好像还因为那事跟周泽楷闹别扭来着,然而还是听了他的话。不过,分手之后,就再没人能像周泽楷那边细致的监督他了。


而今六年未见,再见的场景却如此戏剧性,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叶修这么想着,彻底晕在了周泽楷怀里。


评论(7)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