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面馒头

学生党,起名废,佛系人士,学业繁忙,更新随缘,脑洞憋不住,挖坑比填坑快,但没有文笔,若有OOC,请见谅

【周叶】 恶龙(中+下)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

PS:没看过(上)的不影响


周泽楷被那条传说中的恶龙拎着飞起来的时候,觉得自己要完。他看着那只刚刚还威风凛凛但现在已经是个死蝠的巨型吸血蝠在他的视线里越变越小,开始思考起那龙是要用什么方法把自己给吃了,并在心中默念“我是个坚强的男子汉,我不能哭。”


周泽楷被带到这个叫夜原的黑森林的中心后,发现这一带都是这龙的地盘,没有什么大型生物敢作死的闯进来,不过不排除可能进来的都已经化成灰了。他毕竟只是个十岁的小孩儿,此刻好奇心竟战胜了恐惧,让他一落地就开始四处观望,以前可没人到得了夜原的中心地域。其实平日里根本没人会没事找事来夜原,虽说夜原的资源丰厚,但内部危险数不胜数,还有只人人都惧怕的恶龙。


此刻恶龙却干了件一点都不符合它恶龙称号的事,它很随意的往周泽楷身上放了个治愈术,周泽楷就发现自己刚刚躲那只吸血蝠的擦伤愈合了,连个疤都没留下。那龙化成了一个英俊的青年,拿起一根烟斗开始抽起烟来,那双鎏金色的眼睛此刻半睁着,看上去极为放松。周泽楷蹑手蹑脚的走近,拉了拉他青年的衣角。


“你不吃我吗?”

青年愣了愣,看着这个抓着自己衣角不放的小豆丁,很是奇怪。

“我为什么要吃你?”

“因为,大人都说你是恶龙,很凶的,最喜欢吃人了,还会侵略我们的国家。”

然后周泽楷就被那人给吐了一脸的烟,笑得烟斗都快拿不稳了。

“你见过我吃人了?”

“呃,没有。”

“你见过我入侵你们的国家了?”

“也没有。”

“那不就是了,我可从不干这种事,而且——”

青年打量了一下周泽楷,露出了看上去特嘲讽的表情。

“你们人类就长什么大一点儿,有的还浑身是病,我打牙祭都不会找你们。”

周泽楷被说的面红耳赤,低头踢起了地上的小石头,不敢去看青年。青年笑够了后还把周泽楷的头发给蹂躏了一番。

“说起来,你一个小孩怎么一个人来夜原。”

“我走丢了。”

“你家父母怎么这么粗心?”

听着青年明显带着责怪语气的话,周泽楷把头埋得更低了。他不过是他父亲醉酒后一夜风流的产物,而且他父亲对他们母子毫不上心。自母亲去世后他就活的越来越尴尬,他哥哥和父亲的正牌夫人没事就明里暗里给他使绊子,父亲对他不闻不问,大臣们看他的奇怪眼神及仆人们自以为小声的议论,这些让周泽楷越来越沉默,也愈发不爱跟别人接触,反正都只是抱着看笑话的目的接近他的。青年见周泽楷盯着地久久不答话,就换了个话题。

“小孩,你家在哪?”

“啊?”

“你家住哪儿你记得吗?我送你回去。”

周泽楷小声的说出了自家的地点,这下青年惊讶了起来。

“你是个王子?!”

“嗯。”

“你怎么会被弄丢的?你的护卫队呢?”

“王兄有,我没有。”

青年挑了挑眉,心知这孩子父亲大概是有着什么见不得人的风流史了。他不再多问,蹲下来把周泽楷抱在自己怀里,身后划出一对巨大的羽翼,带着周泽楷再次飞了起来。周泽楷抓紧了青年胸前的衣服,无声的靠在青年的肩上。自从母亲逝世后,再没有人对他做如此亲昵的举动了,他在一夜之间被迫成长起来。


两人在主城某个隐蔽的角落悄然降落,看青年轻车熟路的样子周泽楷心想这龙大概是经常来的,毕竟森林里可没烟斗这种东西。青年把周泽楷带到了王宫的外围,问道:

“你可以自己回去吗?”

“可以。”

“那就好,接下来你自己走回去吧。”

“我以后还能去找你吗?”

“哈哈哈,你找我太危险了,我找你比较方便。”

“你答应了?”

“是啊,你这小孩挺有意思的,以后我来这会经常来找你玩的。对了,你叫什么?”

“周泽楷。”

“是个好名字。”

“你叫什么?”

“我?我叫叶修。”

看着笑得阳光明媚的叶修,周泽楷在心里把这个名字默念了十几遍,朝叶修挥了挥手。

“我回去了。”

“走吧走吧。”

“你,一定要来找我。”

“知道啦,会找你玩的。再见啦,小周。”

“嗯,再见。”

周泽楷看那人越走越远,直到没影儿了,才往王宫走去。回去后,他那个父王不仅没对他半路走丢表现出任何关心,还任由王后和大王子把他给骂了一顿,仿佛他干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周泽楷保持着沉默,也不反驳,他知道大概那些人心里巴不得他死了好,看到他平安回来一定很失望。周泽楷对此早已有了抵抗力,任由他们骂,心里还在想着那个被称之为恶龙的家伙。


叶修真的来找周泽楷了,而且特别频繁。


叶修偷偷带着周泽楷去了很多地方,吃了很多好吃的,看了很多神奇的景观。叶修飞的特别快,需要马车走十天的路程他半个小时就能飞过去,周泽楷天天被叶修这么拎着飞来飞去,对这近乎匪夷所思的速度也开始习惯了。平日里叶修还爱教周泽楷剑术,龙的寿命很长,一头龙从幼生期过渡到生长期都要好几百年的光阴,而且叶修在龙里已经算是到了成年期,其强大自然不言而喻,教周泽楷那是绰绰有余。不过周泽楷在剑术这方面的天赋还是让叶修惊讶了一下,周泽楷的成长速度是他见过的人类里最快的,不说其他人,比起现在那个王国继承人那是强了不知道多少,且周泽楷性子沉稳,不急于求成。有天赋又肯努力,每一次周泽楷向叶修展示剑术的时候叶修都会拍手叫好,而叶修高兴了,周泽楷也会很开心。


两人就这么相处了八年,感情那叫一个日渐深厚。有时周泽楷都会奇怪到底是多大的误传,才会让人们觉得叶修是头恶龙,但转念一想,人大约是对不了解且强大的生物天生带有敌意吧。又想想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但自己的存在在王后那些人的眼里不就是如同眼中钉肉中刺一般,恨不得自己消失了才好。再想想自己能跟叶修关系这么好,大概是自己是唯一 一个见过他真身还不远离他的人类吧。


变故来的猝不及防,叶修某次带他飞的时候不知为何被宫里的仆人给看见了。等周泽楷溜回宫的时候,他被五花大绑,进了死牢。进死牢之前他被人押到宫殿里,被人摁着跪在地上。周泽楷也不挣扎,他挺直了自己的脊背,冷眼注视着那坐在高处俯视他的父王,王兄及自己名义上的母后,对自己所谓的罪行供认不讳。他从未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或许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只是现在终于被人抓住了把柄,可以被清理掉了而已。


烧死他!烧死他!烧死他!

他是个叛徒!他背叛了我们的国家!


执行火刑的当天,周泽楷被推到了高台上,他看着,听着群众的愤慨,觉得有点好笑。穿着囚服的身体之前还挨了顿鞭子,那些人审讯了周泽楷,企图从他口中敲出那恶龙的弱点。周泽楷一贯的保持了沉默,先不说他根本就不知道叶修有弱点,就算他知道,也不会说。无论怎样,他们终究还是没能在周泽楷口中得到什么信息。


变故就在周泽楷被推上高台的时候发生了,众人只听见一声龙吟,随后就是一阵狂风大作,周泽楷就在这风中对上了那双鎏金色的双瞳。周边的人把早已准备好的阵法启动,可那人只是挥了挥手,那大阵就如同一张纸被轻而易举的撕裂了。恶龙的传说流行已久,可绝大部分人这一生都未见过恶龙,更别提与之对战。人们看着那头龙,不,应该说是已经化成人的龙,眼中的鎏金瞳孔如同火焰一般,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压,明明什么武器都没有,但就是令人望而生畏。


龙族,本就是这世上最强大的种族。


在高台旁观望的国王与王后此时已经被吓得坐在了地上,大王子也是一脸惊恐,生怕这头龙一个不高兴就把这给灭了。此时此刻人们仿佛明白了为什么龙都是特立独行的,要是龙族是群居的,这个世界早就属于龙族了,根本没有人类什么事。


周泽楷愣愣的站在高台上,此刻的叶修与他第一次见到的叶修逐渐重叠了起来,仿若他还是那个被巨型吸血蝠追捕的小孩,然后那吸血蝠就被叶修的一柄战矛贯穿,救下了他。他看见叶修越过那些已经被吓趴在地上的士兵,脸上挂着自己熟悉的笑容,朝自己伸出了手。


想都没想,周泽楷把手伸了出去,握住了那只好看的手。


握住了,就再也不放开了。



PS:虽然叶修看上去超级款霸酷炫拽,但这是周叶,周叶,周叶。(重要的事情依然要说三遍)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