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面馒头

学生党,起名废,佛系人士,学业繁忙,更新随缘,脑洞憋不住,挖坑比填坑快,但没有文笔,若有OOC,请见谅

【周叶】 执念

人物归虫爹,OOC归我


我是人们口中的阿飘,我死于一场车祸。


生前的事其实我都记不太清了,我的死因还是来钩我魂的黑白无常告诉我的,其他的事情都像是蒙了一层雾般,记不真切。我跟着他们去到了地界,穿过了开满彼岸花的三途河畔。那河畔很美,也很危险,许多鬼魂在那里游荡,脸上无光。用人类的话来讲大概就是痴呆,黑白无常告诉我,这些都是没有资格转世投胎的鬼魂,终日只能在河畔游荡,而后在某一天化成彼岸花的花肥。当我听到这的时候我是有点害怕的,我不记得我生前是否作恶,有没有资格转世投胎。我跟着黑白无常进了地府大殿,大殿上坐着的那位正是决定我命运的人,阎王。


阎王正襟危坐在大殿上,看了我一眼,就翻开了案上一本厚厚的簿子。我看到了那本簿子的名字,“生死簿”。阎王翻开了生死簿的其中一页,又看了看我。

“死者叶修,27岁,死因是意外车祸。”

他古井无波的口气让我有些不寒而栗,眼神仿佛是在打量一件物品。不过,我死前的名字,原来叫叶修啊。


我还未做出反应,就见阎王对我摇了摇头。

“汝心中仍有执念,尚不可转世。”

哎?我一听这话就很惊讶了,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能有什么执念?阎王似是看出了我在想什么,捋了捋他的胡须。

“遗忘并非消失,汝仍对人世怀揣挂念。需再回人间完成汝死前所愿,后方可转世。”


我还没想起来我到底有什么执念,就被送回到了人界,我被传送到了一间公寓里。这难道就是我死前最想去的地方?我摸不透阎王口中的执念到底是什么,还是先看看再说吧。我不清楚人界现在的确切时间,送我来人界时黑白无常曾告诉过我,地界跟人界的时间流速不一样,可能在地界一晃神的时候,人界就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不过看到窗外已经昏暗的天空,最起码我可以确定这会儿已经是夜晚了。


我在公寓里转悠了几圈,因为限制问题我无法离开这所公寓,闲的无聊的我决定随便逛逛。这所公寓空旷的要命,死气沉沉的,丝毫不想是有人常住的样子。我正感到疑惑的时候,我感受到了活人的到来。那是一个长得英俊帅气的青年,但没什么精神的样子,一身的职业装让我觉得他大概是工作到很晚才回来的。他进来后也没开灯,看样子对房内的布置早已轻车熟路。看来他就是这个公寓的主人了,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我就觉得我以前一定认识他,我甚至能感受到那早就不存在的心跳。


青年径直进了浴室,然后就是一阵花洒喷出水流的声音。我在阳台那无聊的看着月亮,不知什么时候起我放空了思绪,开始欣赏起了夜景。这个小区应该是特地建立在了比较偏远的郊区,很安静,跟我想象里的纸醉金迷,灯火辉煌的城市有着天差地别。我正看得起劲,猛然发现那青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身边了。尽管我知道他不可能看得见我,我还是有一瞬的惊惶。


他穿着睡衣,头发都没擦干。夜间的风把他的头发吹的微杨,我有些失神。这人长得真好看啊。生前的我跟他能有什么联系?我又见他从裤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轻车熟路的点了火,抽了起来。我下意识的想要阻止,他以前从来不抽烟的,这句话忽然浮现了出来。我还没来得及细想,就直接穿过了他。对啊,我已经死了。我影响不了人界的任何东西了。


我看着他抽完了一整根眼,在还要拿出第二根的时候,又突然笑了起来。

“之前,明明都是我劝你戒烟。”

听完这句话的我莫明难过了起来,好像这话是对我说的似的。

“叶修。”

我不禁一震,看着他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越看我越难受,全身仿佛被撕裂开,这或许就是被称之为心痛的感觉?太奇怪了,我都已经不是人了,为什么还会有这种感觉?我跟他,以前是很亲密的人吧,不然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希望这表情在他脸上出现。


他在阳台上吹了会风就走了,也不管头发有没有干,倒头就睡。我就飘在那看了他一晚上,鬼魂不会困,自然也就不会睡觉。也不知过了多久,当阳光照射进来时,他醒了。他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后就准备出门,我连忙跟了上去,却神奇的发现我居然能走出公寓了,只是只能在他附近活动。


他开了车,去了一家花店。他买了一大捧白菊花,朝着郊区方向开了过去。我看着那一大捧白菊花,心道这应该是给谁扫墓去了。今天应该是谁的祭日吧。到了之后,他捧着那束花朝着墓园深处走去,停在了某个角落。


那座坟前已经有几个人在那站着了,似乎刚祭拜完的样子。那几个人看见了他,朝他点了点头,就很默契的离开了墓园,伴随着青年的走近,我看清了那座墓碑。碑上刻着的,就是我的名字。一时之间我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自己看自己的坟头,这操作怕是没几个人见识过。


他把那束花放在了碑前,对着“我”,说起了家常。我有些不想再听下去,从进入墓园起我就感到浑身不舒服。我看着天空,突然一句话无比清晰的传给了我。

“再等等我,叶修。”

这句话刺激到了我,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全部。我叫叶修,那个青年叫周泽楷,是我的伴侣。


我是一个阿飘,死于一场意外车祸。车祸的那天,我提前结束出差,我特地没有告诉小周,打算给他一个惊喜。彻底失去意识前,我想的是——要是能再见他一面,就好了。我逐渐开始变得透明,我知道,我是要离开了。


小周,我曾与你约定过一起过一辈子,可惜很抱歉,我要失约了。即使我不再了,也要好好活下去。下一世,再来找我吧。



很早之前就想写一个跟阿飘有关的温暖故事了,然而我感觉已经OOC到没法儿看了......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