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面馒头

学生党,起名废,佛系人士,学业繁忙,更新随缘,脑洞憋不住,挖坑比填坑快,但没有文笔,若有OOC,请见谅

【周叶】 妖的报恩

没有文笔

OOC预警


叶修乃妖族一方妖王,霞山之主,被手下背叛,险些一命呜呼。幸亏留有后手,可还是被打回原形,妖力尽失。昏迷前的最后一刻,他只来得及看清有个人朝他走了过来。


那个人长的真好看,这是叶修昏迷前最后的想法。


周泽楷最近养了只小白狐,起名叫小白。小白毛色亮丽,长的也十足可爱,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摸。可惜除了周泽楷外谁都碰不得,也就给其同门师妹苏沐橙抱一会儿,对其他人都爱理不理的。周泽楷把小白带回来的时候小白受了重伤,被周泽楷仔细的处理好伤口,小心照顾着。周泽楷的师父知道了这事后把周泽楷叫了过去。

“那只狐狸,是怎么回事?”

“回师父,路上捡的。”

“它只是只狐狸?”

“是。”


真人负手而立,眼睛直视这个天赋最高的弟子,少年保持着恭敬的神色,眼神却不躲闪。一阵沉默后真人终是叹了口气,一挥衣袖走出了大殿。

“那狐狸,你留着吧。但是,伤好后记得放生。”

“是。”

周泽楷毕恭毕敬的目送完师父的离开后,看了看手心里的汗,长吁一口气。他自幼便拜师,长年留在蜀山学习斩妖除魔之法,这还是他第一次,对自己的师父撒谎。


小白在蜀山待了三个月后,在万物重新生长的春天被周泽楷放生了。周泽楷把它放在了山脚下便欲离开,小白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咬着周泽楷的裤腿不让他走。周泽楷蹲下身摸了摸小白,把它带出了蜀山的结界后就头也不回地上乐山,之留下一句“以后小心点”,就没了身影。


七年后,周泽楷下山历练迅巡游,途中不小心遭人暗算时被一白衣少侠救下。此人面容清秀,穿着一身白衣,腰间挂一竹笛,背着一柄剑,不着发冠,只拿一根发带束着,眼中似有星光闪烁。白衣少侠的嘴里还叼着一根稻草,轻而易举的制住了那两个想暗算周泽楷的歹人,后对周泽楷展颜一笑。


“下次小心点。”

周泽楷怔住了,许是正值春晖,风景太好,衬的少年丰神俊朗,面冠如玉。周泽楷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有些心律不齐。


“多谢少侠,出手相救。”

“嘿嘿,不必客气。我叫叶修,阁下可是要去旭阳镇?”

“正是。”

“正巧,我也要去。不知阁下可愿与我同路?”

“如此,甚好。”


就这样,叶修跟周泽楷一同上了路。叶修率直,开朗,一路上相处下来连带着周泽楷也没那么沉默。叶修不问周泽楷的来历,周泽楷也不关注叶修的过往。两人就这么默契的游览了很多不同的地方,也干过不少行侠仗义的事。随着相处时间的见长,两人感情日渐加深,但周泽楷却不愿再往前一步,叶修也只是静静的看着,但笑不语,维持着微妙的关系。


两人就这么游历,在民间那是名声大噪,很多百姓都记得惩恶扬善,斩妖除魔的周道长跟叶少侠。


一日寅时,周泽楷在屋内接到一只通讯鸟,听完后的周泽楷对着窗外发了会呆,感知到叶修在隔壁房间睡的正香,他默默的做了一个决定。


叶修醒来时发现了不对劲,他在自己身上发现了一张昏睡符,显而易见是周泽楷贴的,而且自己现在已经不在原来的房间了。待叶修一打听发现自己已经睡了整整五天,而在这期间,蜀山发生了一件大事。蜀山大弟子周泽楷身为道家子弟,长期与妖王有接触,还不愿说出妖王的下落,已是触犯禁忌,将于两天后处决。叶修静静听完人们的议论,神色不明。这家伙,果然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是谁了么。


处决当天,看着端上来的鹤顶红,周泽楷面无波澜,起身对着他的师父叩头。真人看着周泽楷,又急又气。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弟子不悔。”

“那可是妖王!你糊涂了?!”

“弟子不曾糊涂。”

“你意已决?”

“是。”


真人见说不动周泽楷,便不再多言。他转过身,不再看周泽楷。周泽楷扫了一眼蜀山众人,端起酒杯便要喝下去。


忽然间一阵强大的妖力卷席了过来,一时之间飞沙走石,周泽楷手里的酒杯被精准的打落在地。待到众人睁开眼睛,只见一人出现在大殿,一身白衣,挂着一只竹笛,脸上挂着一抹笑。他头上的狐耳和九条尾巴却是说明了他的身份。


九尾妖王,叶修。


叶修毫不在意周围人警惕的眼神,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些小伎俩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他慢悠悠的走到周泽楷面前,蹲下。


“你们人类不是说什么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么,咱俩之前算是扯平,但刚才我又救了你一次,所以现在,你得听我的。”


叶修说罢也不看周泽楷的反应,起身看向周泽楷的师父,笑得眉眼弯弯。

“听着,我看上你这徒弟了,既然你们不认他,那刚好。我要带他回去,当我的压寨夫人。”



虽然叶修很攻气满满,但这篇是周叶,周叶,周叶!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评论(16)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