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面馒头

学生党,起名废,佛系人士,学业繁忙,更新随缘,脑洞憋不住,挖坑比填坑快,但没有文笔,若有OOC,请见谅

【周叶】 这是什么神奇的操作?

没有文笔

OOC预警


周泽楷是一名程序员,日常沉迷于找bug的那种。十分敬业,小小的办公桌跟一台电脑就是他生活的全部——才不是呢。


周泽楷的人际交往其实还不错,本身颜值放在那,性格又好,可惜沉默寡言,不爱说话。但只要跟他混熟了你就会发现,他只是有点腼腆内向,人其实很好的。不过比起人际交往,周泽楷还是更喜欢写代码跟找bug一些,说他是工作狂倒也是名副其实。这天,隔壁公关部的部长兼周泽楷的好兄弟江波涛来探望周泽楷。江波涛盯着周泽楷的办公桌左看看右看看,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小周啊,你不觉得你的桌子上,少了点什么吗?”

“什么?”

“嗯......对了!缺了颗盆栽啊!你一个天天敲键盘的,怎么也得养个绿色植物偶尔放松放松眼睛不是?”

“呃,好麻烦。”

“那看你养什么了,不一定要养花啊,养个仙人球多省心,几乎不用你照顾的。”


周泽楷这么一听还真有点心动了,确实有时候盯着屏幕盯久了会眼部发酸,这时候看看绿色的东西说不定能放松放松,顺便帮他挡个辐射什么的,何乐而不为呢?做事讲究的就是效率,这么一想,周泽楷周末的时候去去了趟花鸟市场。然而让周泽楷看上眼的并不是并不是仙人球,而是一盆含羞草。


让周泽楷心动的原因很简单,他很喜欢碰含羞草让它因此收缩然后再看它慢慢张开,然后再碰,他觉得这特别好玩。所以,尽管含羞草需要定时浇水追肥有时还要保证每天的光照并不是很省心,周泽楷依然非常果断,毅然决然的把它给买回去了,可喜可贺。也不知是不是周泽楷脑回路清奇,他甚至还觉得那颗小草挺可爱,给它起了个名,叫小修。至于为什么叫小修,据不可靠推测,可能是叛逆的鲁路修看多了。


于是新生活就这么开始了,周泽楷做事比较有规律,基本上每次都是在吃午饭前把小修给带到窗台处接受阳光的沐浴,下午的时候收起来,晚上浇浇水什么的。当然中途就会各种触碰它然后再观察,总觉得这么一弄,心情都愉悦了很多呢。不到两星期,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周泽楷沉迷撸草,无法自拔。


叶修是一个含羞草精,在他刚有意识的时候,就被一个叫周泽楷的人给买走了。在被买走的时候,叶修还担心这个人类会养不好他,但是显然是他多虑了。他被养的非常好,环境也不错,虽然小修这个名字让他有点羞耻吧。但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个人类那么喜欢摸他啊???!!!这是什么奇怪的癖好啊?虽然人类有时见到他们就会忍不住摸两下,但周泽楷这个频率也太高了啊啊啊!没事摸两下有事也摸两下,他要是猫的话按这频率他肯定早秃了。为什么,这个人接电话会摸他,没事干会摸他,敲代码的时候也能突然就摸他啊?他很好玩吗?还是看着他叶片张开很好玩?能不能别一边摸还一脸傻笑的看着我?要不是你长得帅就你这笑别人分分钟得打110啊。


奈何现在的叶修还太弱,不足以化形,只能憋着一肚子气撒不出来。终于,到叶修开花的时候,他已经有足够的力量来化形了。于是他选择了某天的晚上,正巧周泽楷得加班,其他人都走了的时候,不那么耐心的等待。果然,不一会儿周泽楷又忍不住朝他伸出了罪恶之手。说时迟那时快叶修刷的一下化成了人形然后一下子扑到了周泽楷。


“周泽楷你够了!含羞草也不是你这样摸的!你再摸我就让你负责你听见没有?”

周泽楷:已经被惊到说不出话来了。


当晚的某论坛灵异区:我养的草突然成精了还让我对他负责,我这是一不小心养了个老婆?我该怎么做?在线等,有点急。



其实这个的灵感来源......是我。以前我家楼下有一大片含羞草,我每次路过那都非要把它们全摸一遍再看它们慢慢张开(当然大部分时间我是没那个耐心看它们全部张开的),就是觉得那样特别好玩。现在想想我当时......也挺变态的QWQ。

评论(10)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