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面馒头

学生党,起名废,佛系人士,学业繁忙,更新随缘,脑洞憋不住,挖坑比填坑快,但没有文笔,若有OOC,请见谅

【周叶】夭寿啊,自家宠物成精啦 (8)

没有文笔
OOC预警

两瓶菠萝啤下肚,果然清爽多了。叶修索性待在小卖部里看电视,心里思索着等周泽楷找到他后好好道个歉。但好景不长,不到一会儿叶修便感觉自己全是都烧了起来。怎么回事?叶修把外套脱了还是觉得热,一模脸,烫的可怕,头也开始发晕。

不到一会儿叶修就已经开始神志不清,他隐约明白大概自己喝的不是普通饮料,可能是含了酒精的。但现在后悔也是为时已晚,他好歹还保存了一些理智没把自己衣服全扒了,趴在桌子上晕晕乎乎的。恍惚间他看到有人朝他走过来,周泽楷这么快就找到他了吗?

周泽楷一下摩天轮看到熙熙攘攘去看花车游行的人心里就明白了几分。他一遍顺着那路人走去一边给叶修打电话,打了八个还打不通后他果断的先发了条短信过去。环境如此嘈杂不论他或是叶修都有可能听不到铃声,还不如发短信,或许叶修看到的可能性比较大。

果然两分钟后周泽楷再看手机时收到了叶修的短信,短信说他在一个叫魔界之门的鬼屋那。周泽楷连忙再打过去,听到的却是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周泽楷心知叶修的手机大抵是没电了,充电器都在他这呢。周泽楷在地图上找到魔界之门的地点后就往那赶,老实说他有点担心叶修,见到叶修后跟他好好道个歉吧。

罗宇注意那个少年很久了。那个少年从相貌到气质无一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尤其是在和饮料时仰起头漏出的那一小节脖颈,瓷白的肤色和滚动的喉结让罗宇咽了好几口唾液。喝醉后从脸到脖子都染上大片的红,眼神开始变得空洞,罗宇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罗宇走进那个少年,少年眯着眼看他,眼里却是裹了一层雾。他伸手朝他晃了晃,少年没有任何反应,足以可见是真的醉晕了。他伸手揉了揉少年的脸,心里不禁一声赞叹手感真好。嘴上说着弟弟你怎么又喝醉了,就开始把他扶起来,手在腰上摸了两把。哎哟,这次钓猎艳的货色可真好。就这样,把他带走,没人会注意。

脸上被挨了一记重拳的时候罗宇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随后就被一个扫堂腿给踢到在地。原本怀里的少年被一个青年扶着,青年长的很惊艳,就是脸上着实不太好。脸色黑到周身自带杀气,要是眼神能杀人的话,罗宇肯定自己已经死了好几百次了。随后他就听到青年抑制不住怒火的声音。

“你想对他做什么?!”

周泽楷看着那个还被他踢到在递上贼眉鼠眼的人,愈发气愤,都快怒火攻心了。他要是再来晚一点,这人要把叶修带到哪去?刚才,他那手都快摸到腰下面了!自己在来晚一点,是不是就要去案发现场找人了???

周泽楷搞出来的动静不小,周围人被惊扰到纷纷猜测发生了什么。一些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了七七八八,小声讨论着。叶修被这么一闹也清醒了一些,他一看自己旁边的是周泽楷就很直接的整个人都靠在他身上,又闭眼了。罗宇知道自己今晚这事是成不了了,眼下最要紧的是摆脱自己身上的嫌疑。他讪笑道:

“小兄弟你误会了,我不过是看这位小朋友看着不舒服,想……”

周泽楷没给他说完的机会,眼下他只想带叶修离开这。只有那人的话,骗鬼鬼都不会信。

“下次我再看到你干相同的事,就警察局见。”

周泽楷没在意罗宇的脸色有多难看,也没管周围议论纷纷的吃瓜群众。他干脆利落的扛起叶修,把叶修的外套收好,转身走人。在群众眼里那叫一个潇洒。

周泽楷的火气并没消下去,一想到他刚刚看到的场景,他就恨不得把那人给大卸八块了。奈何这一肚子火憋着无处可去,他又不可能找叶修撒气吧,就只能在那一个人干生闷气。

室外的空气还是很清凉的,加上去酒店的路上中途有些颠簸。尽管周泽楷有意避免,到酒店后叶修还是醒了。
但是,叶修的酒劲还没消下去,所以他还没清醒过来。到房间后周泽楷去给他找醒酒茶,还没走两步手臂就被抓住了。

“别,别走。”

周泽楷一看叶修的眼神还是充满迷茫就知道叶修肯定还没醒。他耐着性子跟叶修解释。

“我没走,我去找醒酒茶。一会就回来,好吗?”

不料叶修突然一个起身把周泽楷给压到床上,周泽楷怕自己挣扎伤到叶修,索性就躺着任由他摆布。叶修已经完全没有神智了,他只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是周泽楷,是他最喜欢的人。跟自己喜欢的人,要做什么来着?周泽楷看着迷迷瞪瞪的叶修,他真的没有觉得特别想笑,真的没有。

然后周泽楷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叶修吻了他,还伸了舌头。

自以前叶修心智还未发育成熟时,周泽楷就告诉过叶修不能随便亲别人的嘴,因为那是要跟自己的恋人才能做的。叶修虽然不明所以,但还真就没吻过他。现在叶修已经不清醒了,他潜意识认为周泽楷是他喜欢的人,所以他要吻周泽楷。

在周泽楷大脑断片的期间,叶修放过了他的嘴,开始啃他的脖子,又从脖子啃到锁骨。说啃其实也不太对,酒精作用下的叶修根本没用力,说舔其实比较恰当。叶修嘴上舔着,手脚还不老实的抱着周泽楷到处乱蹭。周泽楷开始严肃思考叶修的发情期是不是快到了,但是不是春天才会开始吗?难道提前了?

突然,周泽楷感到叶修摸到了他不该摸的地方。要命的是那地方还有了反应。周泽楷一下子抓着叶修的肩膀坐了起来。

“别碰那!”

叶修显然不是很明白周泽楷指的是什么。他愣愣的盯着周泽楷,一脸无辜。周泽楷感觉自己简直得憋出内伤来,他咬咬牙打算把叶修放下来自己去解决的时候,叶修再一次一把抓住了他的兄弟,还揉了两下。

“哎,这个为什么能变硬,还能变大?”

周泽楷:我ball ball你不要再说了!∑(❍ฺд❍ฺlll)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