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面馒头

学生党,起名废,佛系人士,学业繁忙,更新随缘,脑洞憋不住,挖坑比填坑快,但没有文笔,若有OOC,请见谅

【周叶】心声.下

没有文笔

OOC预警

那天风和日丽,是个难得的大晴天。咖啡厅里播放着舒缓静谧的音乐,恰到好处的室温,使周泽楷完全放松下来。他今天没什么工作,喝完那杯热饮后跟叶修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聊着聊着,周泽楷觉得自己有点困,大约是昨晚没睡好吧。

叶修看出了他不在状态,关切的问他要不要上楼睡,他的房间就在二楼。周泽楷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咖啡厅有二楼,他刚想说不用那么麻烦,叶修已经在带路了。

恭敬不如从命,既然叶修不介意,他也就跟着去了二楼。他的确是困了,眼皮都快睁不开了。叶修的房间装修随意简约,但又很干净,颇有叶修的风格。周泽楷去了外衣就躺床上了,舒适安静的环境下他难得的沾枕及睡,睡眠质量比在自己家还好一些,毕竟即使是家里那么偏僻的地方周泽楷也时不时能听到路人的心声。

周泽楷这一觉睡的晕晕乎乎的,他总是能听见一个声音,那声音直击大脑,就像是与他在进行灵魂上的对话。要命的是他会潜意识的回应那个声音。

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一直困扰你的麻烦?
是。
是什么麻烦?
我能听见别人的心声。
但你不想听。
是。
那,你愿意消除这个能力吗?
愿意。
但是会有代价。
什么代价?
你会失去所有跟你能力有关的记忆。

周泽楷都能没细想那是什么意思,但是这个困扰了他这么多年能力能被消除,他的潜意识帮他回答了:

我愿意。

或许是那一觉睡的太久了,周泽楷那天浑浑噩噩的,都不知道怎么回的家。到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他根本想不起来自己昨天去了哪,怎么回来的。他总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但又没察觉到哪有异常。

周泽楷已经忘记了所有与他奇特能力有关的一切。

周泽楷变成正常人后多多少少性格开朗了一些,虽然还是那么闷,但多少没以前那么孤僻了。大家都感到很惊讶,那个沉默寡言又有点孤僻的人居然开始社交了,这简直是个大新闻。

虽说忘记了很多事情,但是当一件事已经成为了本能,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周泽楷看着面前这家书店,皱了皱眉。他这几天都是如此,还没回过神,自己就已经到这了。但是,他总觉得自己不应该是一家书店。

这明明就是一间……一间……一间什么?

旁边的路人看到一个大帅哥这么直愣愣的盯着一家书店,感到好奇。

“小哥,你在盯什么呢?”

周泽楷这才察觉自己已经在这站了好久。

“这里……以前就是,书店吗?”
“是啊是啊,这家新华书店在这都开了十几年了。什么类型的书都有,我家娃娃每次都在这买教材呢。”

周泽楷听到了十几年下意识的想反驳。不是这样的,这不是一家书店,他明明之前还来过这……

等等,他有来过这吗?

那个路人见周泽楷脸上阴晴不定,打了个哈哈就走了。倒是周泽楷盯着那块新华书店的牌匾,甩了甩脑袋。自己一定是最近改稿改的神经不正常了,他都不记得自己有来过这条街,说不定是自己以前写稿的时候去过隔壁的小吃店买过小吃,然后自己忘记了。

周泽楷不再理会那股违和感,回到了自己的新住所。他无论如何也没想起自己当初选了个那么偏的地方的缘由。那地方实在太不方便了,他最近搬了所新公寓。

周泽楷住在四楼,他见今天等电梯的人有点多,就选择了走楼梯。出楼道的时候迎面有个人手里拿着一沓资料在边走边看,两人都没想到还会有别人走楼道,一下子迎面装上了。力道有点猛,俩人因力的作用是相互的,都被撞的摔坐在地上了。进来的那个人有点惨,他的资料一下子就被撞散了,洒落了一地。

“啊,真不好意思,我没想到这还会有人。”

这声音让打算道歉兼帮忙捡资料的周泽楷一下子怔住了,他抬起了头,对上了一双深棕色的瞳孔。

他一定在哪见过这个人。

那双眼睛的主人显然没料到会在这遇到周泽楷,尽管他诧异的神情只维持了一瞬,然后就低下头去捡资料,但那依然被周泽楷捕捉到了。这让周泽楷更加确信自己以前见过这个人,而且关系应该很好。至于为什么这么认为,并没有什么行得通的理由,他就是觉得,自己肯定跟眼前的这个人关系很好。

想了这么多,周泽楷可没停下帮忙捡资料的手,他还在思考待会用什么理由认识一下这个人。

周泽楷忽地皱起眉来,他注意到一张跟其他文件不太一样的A4纸,上面貌似写了他的名字。他的举动被那人注意到,连忙想收起来,但周泽楷比他更快一步。

那是一张表格,格式让周泽楷莫名觉得像体检表。

姓名:周泽楷
性别:男
病症:听语症(已严重影响到正常生活)
状况:现已治疗成功,一切正常
主治医生:叶修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