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面馒头

学生党,起名废,佛系人士,学业繁忙,更新随缘,脑洞憋不住,挖坑比填坑快,但没有文笔,若有OOC,请见谅

【周叶】 复明

没有文笔

OOC预警

BE预警


叶修两岁那年因一次意外而失明,从此他的世界除了黑暗,再无其他色彩。


叶修的家里人并没有因为失明而放弃叶修,叶修从小到大对这方面倒也不甚在意,颇有些没心没肺的意思。无论是学习或是后来的工作方面,叶修都完成的十分出色。


叶修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足够幸运的人,他的家庭条件极好,即使不工作也够他衣食无忧一辈子。当然,叶修不会真就呆在家混吃等死。他在音乐方面有很大的天赋,失明让他能避免大部分外界的诱惑,使他成为了有名的钢琴演奏家。


25岁那年叶修去参加他一朋友的演奏会,结识了他的领座周泽楷。二人一见如故,周泽楷十分佩服叶修的毅力,也很欣赏叶修在音乐方面的才华。叶修十分吃惊周泽楷竟不是乐坛的人,毕竟周泽楷在音乐方面也算是知识渊博,但周泽楷其实是一位著名的画家。两个相互欣赏的人被彼此间的才华与人品慢慢吸引,从相知到相交,最后相爱,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两人感情日渐深厚,进度一日千里,是旁人眼中的神仙眷侣。只不过周泽楷对于叶修的眼睛无法复明很遗憾,叶修小时候因为年龄问题不好做手术,大了后又因需求量越来越大,长期的供不应求而放弃了做手术的想法,毕竟排队都不知道得排到猴年马月去。叶修对此不置可否,安慰周泽楷说他早就适应了,复不复明其实无所谓。


“就是想让你看到,美丽的世界。”


又一次提到这事时周泽楷终于忍不住发表了藏在内心深处的看法,闷闷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叶修不禁失笑,自家小周怎么突然像个小孩了。又有一些小感动,他抬手抚摸上周泽楷的脸。


“我已经拥有世界上最美的东西了。”


周泽楷被他说的那是一阵面红耳赤,暗自感慨自家爱人怎么这么会撩呢?


两人恋爱快到十周年的时候,周泽楷的身体似乎不太好了。叶修常常能听见他止不住的咳嗽,家里也多了些瓶瓶罐罐。叶修问起来周泽楷说是没注意得了肺炎,让他不要担心。后来叶修见周泽楷确实不再咳嗽,身体也有所好转,便也放心了。


十周年的时候俩人一起去了西藏,叶修说现在不去,等老了就没那身体素质了。他俩从阿里到林芝,昌都,最后来到拉萨。两人在被称之为日光城的地方等待日出,晨间周泽楷怕叶修着凉,又给他加了件棉衣。两人相互依偎着,等待着东边第一缕光。

“小周啊。”

“嗯?”

“其实吧,我一直觉得我是个很幸运的人,尤其是遇见了你。”

“我也是。”

“日出了,小周。”


周泽楷闻言一看,果然,天边已经开始泛起一抹金黄,照耀整片云层。渐渐的,整片天空都被染成了金色,波澜壮阔。周泽楷在此时拥住了叶修。

“我爱你,叶修。”

“我也是。”


相拥在一起的两人,被阳光所照耀,成为了一道最美的风景。


叶修接到医院的通知时,整个人还是有点懵的。他居然真的能重见光明?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抱住了周泽楷,周泽楷也很用力的回抱他,身体的颤抖显示着他此刻内心的激动。

“小周,我真的能复明了?”

“是的。”

“我是不是,能看见你了?”

抱着他的手臂搂的更紧了些。

“你想看多久,都可以。”


等叶修手术成功后,他能看到的,只有那张黑白照了。


葬礼上,叶修才知道半年前周泽楷就被查出了肺癌晚期,后期全是靠止痛药撑过来的。从西藏回来后的周泽楷已是时日无多,他在结束生命前,将自己的角膜捐给了叶修。查出癌症的周泽楷没有告诉叶修是他知道已经于事无补,干脆在自己最后的光阴里,好好陪着叶修。周围的人得知周泽楷的心思后也一起瞒着叶修,到最后,他成了最晚知道这事的人。叶修只感觉自己恨不得扒开棺材板冲那人骂一句骗子。


说好的我想看多久都可以呢?你是让我看那黑白照吗?


整理遗物的时候,叶修无意间发现了一个铁皮盒子,上面贴了一张便利贴。

“赠我的爱人,叶修。”

叶修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沓素描。叶修看第一张的时候手就开始忍不住颤抖,看到最后一张,他终于忍不住蹲在地上,任由眼泪肆意流淌。


那些全是关于他们的素描。从第一张他们的相遇,到最后一张是朝阳下的相拥。从25岁的他们,到35岁,完完整整的记录了他们相爱的一切。


叶修两岁时因一场意外,世界只剩一片黑暗。

二十五岁时,他遇见了他生命中最耀眼的一抹色彩。

三十五岁时,他的世界重现光明,只是曾经那抹耀眼的色彩,变成了黑白。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