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面馒头

学生党,起名废,佛系人士,学业繁忙,更新随缘,脑洞憋不住,挖坑比填坑快,但没有文笔,若有OOC,请见谅

【周叶】 发小

没有文笔

OOC预警

之前说的那个修修是直男的脑洞


周泽楷找到叶修的时候叶修已经喝醉了。桌上倒着几个空酒瓶,青年从耳尖到脖子都蔓延着一股火,红里透白,早已意识不清,失了魂似的。看到这个样子的叶修,周泽楷心里烧着一股无名火,胸腔却又被名为心疼的情绪所笼罩。


这是受了多大的打击,才让滴酒不沾的叶修大晚上来买醉?


周泽楷像老板道完歉,帮叶修付了钱后去扶他。叶修朦朦胧胧间看见来人是周泽楷,他就十分顺从的整个人都挂在了周泽楷身上。周泽楷跟叶修据说是从吃奶的时候就玩在一起了,俩人从幼儿园到大学就没分开过,后来甚至是申请同一家公司的实习,周泽楷对于叶修而言甚至能算得上是半个家人。苏沐橙当时打趣说叶修跟周泽楷亲的就像亲兄弟,叶修当时哈哈一笑说等以后他跟小周都结婚了的话若都是儿子就当好兄弟,闺女就当好姐妹,要是一男一女就组成亲家。当时周泽楷的反应是什么来着?他拿书的手抖了一下,无言的瞟了一眼还在跟苏沐橙打趣的叶修,不置可否。


周泽楷见叶修对他如此不设防,心里颇不是滋味。你怎么能如此信任我呢?


周泽楷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叶修呆到他租的一居室。当年大四的时候叶修喜欢上了一个女生,那个女生被叶修的真情所打动,便答应了叶修。两人过的也是恩恩爱爱,甜甜蜜蜜,并时不时给大家发狗粮,辣眼睛。有次黄少天终于忍不住叫嚣着说“老叶!人家周泽楷一国名男神都没谈恋爱,你这天天给我们发狗粮合适吗合适吗?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叶修那边跟黄少天对喷完垃圾话后也感到奇怪,周泽楷这从小学到大学,数不清的女生给他写情书,送巧克力,周泽楷愣是全给退了回去,感情史简直干净的跟一张白纸似的。叶修好奇问起周泽楷这个疑惑,周泽楷默不作声,只是把刚买的橘子递了一个给叶修,堵住了他的嘴。


叶修大学毕业后跟周泽楷申请了同一所公司,却没再跟周泽楷合租。他跟那个女生同居了,毕业派对的时候周围人都在给叶修灌酒,说反正是有主的人了,必须得多喝两口,不然多没面子。周泽楷却是站了出来说叶修酒量不行,一杯倒。因着周泽楷站了出来,大家就转移了目标,反倒是开始给周泽楷劝酒。


不同寻常的是,周泽楷那天还真喝了。等周泽楷喝的差不多的时候,黄少天跟方锐那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开始撺掇叶修跟他女朋友亲一个。呼声一阵高过一阵,叶修倒也爽快,直接就那么大庭广众之下当众虐狗,把气氛推到了高潮。灯红酒绿,没人注意到当时的周泽楷,是什么表情。


周泽楷拿热毛巾把叶修给擦了一遍,叶修此时早已连眼皮都睁不开,他任由周泽楷摆布着,嘴里还呢喃着什么。周泽楷靠近了才听清那句“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心里五味杂陈。叶修跟他女朋友不在一家公司上班,两人工作的地方离的挺远。前两天他女朋友跟他闹分手的时候叶修才知道,人家早就勾搭上了公司的总监,给他带了一年多的绿帽子。


周泽楷给叶修盖好了被子,叶修依然不依不饶的念叨着。周泽楷没法,想了想,像哄小孩一样抚摸叶修的发旋。

“乖,你会找到更好的。先睡,好吗?”

听到这话的叶修像是吃了颗定心丸,终于舍得睡了。周泽楷暗自苦笑两声,关上了卧房的灯,去客厅睡沙发去了。


第二天的叶修起了个大早,不到六点就清醒了。因为醉宿的关系,叶修感到一阵阵的头疼,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哪。四下环顾一番,才发现自己竟是在周泽楷的房间。这么一想,昨天把自己带回来的应该就是小周了。叶修有点内疚,他知道周泽楷这是个一居室,自己睡了卧房小周肯定去挤沙发了。打算下床的时候叶修,叶修注意到书桌上放着他们的毕业合影。叶修想拿起来看看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把相框给摔了,幸好没掉在地上。再一拿叶修却是发现了不对劲,相框里面居然还有一个夹层。刚刚被那么一摔,里面的照片脱落了一大半。叶修一抽出,却是一张自己的偷拍。


那是高三那年高考结束后他俩参加的烟火大会。不同颜色的烟火组成了不同的图案,叶修沉醉于那璀璨的烟火,根本不知道周泽楷什么时候给他拍了这么一张。照片里的男孩笑得灿烂,手里还拿着一根烤串。男孩的笑脸,被用红色的水笔圈了一个爱心。


叶修一下子完全清醒了,他死死盯着照片,又觉得自己头更疼了。混乱之中叶修突然想起了很多以前他跟周泽楷的种种。


小时候,无论是捉迷藏或是和家里人闹别扭躲起来,第一个找到他的总是周泽楷。

上学打闹的时候不小心受伤了,周泽楷总是能第一时间发现异常然后背他去医务室。

复习资料弄丢了不到一会儿周泽楷就说帮他找到了,考试结束后才发现那是周泽楷把自己的给了他。

自己在许愿墙上挂的想要新游戏的碟片,第二天叶修就在自己的桌上发现了新碟片。后来才知道给他实现愿望的,是周泽楷。

上大学有一次生活费被偷,不敢跟爸妈说的时候。是周泽楷先把自己的兼职工资掏了出来,说先用着,不够就跟他说。

而现在,叶修去买醉第一个找到他的,依旧是周泽楷。


叶修一下瘫坐在床上,他早该察觉到的。这个永远跟他保持适当距离,遇到困难却第一个出手相帮,几乎没拒绝过他的任何要求的发小,偷偷喜欢了他多久?自己为什么就那么迟钝,一点没察觉出来呢?


叶修手一阵脱力,仿佛手上抓的不是一张照片,而是一块烙铁。照片飘到了地上,叶修下意识去捡,却见背面还有一行小字。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