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面馒头

学生党,起名废,佛系人士,学业繁忙,更新随缘,脑洞憋不住,挖坑比填坑快,但没有文笔,若有OOC,请见谅

【周叶】书童

没有文笔

OOC预警

周少爷有个小他两岁的书童,名唤叶修。当初叶修被带到周泽楷那时,本应让周泽楷赐名,周泽楷得知叶修已有名讳后,便让叶修保留了他原本的名字。

叶修乖巧懂事,专注分内之事。除了服侍周泽楷读书,他甚少在意其他事物,很有自知之明。周泽楷对叶修的表现十分满意,将叶修安置在了自己院内的一处厢房。

与叶修相处一段时间后周少爷却对叶修愈发惊讶起来。叶修学识渊博,许多他读过的书叶修都能读懂。有时甚至比周泽楷读的更加细致,有更多的见解。周泽楷做功课时,叶修偶尔还能提点他一下。

周泽楷不禁对自家书童的来历起了莫大的兴趣,叶修绝对不会只是一个小书童。终于在某天晚上周小少爷趁只有他和叶修在同一间房的时候,猫着脸狐假虎威的喝问了叶修两下。还真被他给问出来了。

叶修本是名门之后,他的父亲是名将,母亲也出生名门贵族。贵族出生的叶修,从未有过童年。别人家的孩子在嬉闹时,他跟叶秋在读论语,背诗经,还得学习兵法,若是没达到要求,变会被父亲用家法伺候。终于某天叶秋受不了了,打算离家出走,却被也打算出逃的叶修发现。他偷了自家弟弟的行李凌晨翻墙出逃了。

从未单独离过家的叶修刚出城就被人贩子给迷晕了。他被不同的人贩子几经周转,中途他不是没尝试逃跑,但是每次都被抓回来打得半死,最后被卖到了与他家乡相隔千里的周家。

周泽楷十分震惊,对叶修的遭遇十分同情,叶修逃跑失败后的遭遇,听着就觉得心惊肉跳。他想帮叶修,却无能为力。这里离也叶修的故乡相隔千里,路途奔波,让叶修单独回去根本不可能。周泽楷也不清楚叶修的父亲与自己的父亲是否在官场上有矛盾,告诉父亲风险太大。为今之计,只有让叶修先暂时待在周家了。

“叶修,你现在……还小,还是,先留在我这吧。”

语毕,他盯着自家书童,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我会保护你的。”

叶修就这样留在了周泽楷身边。自从把话说开后,周少爷就把自己的书分享给叶修,他俩经常一起读书,一起研讨。周泽楷也不跟叶修摆什么主人架子,而是把叶修当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般相处,感情愈发深厚。

周泽楷与叶修就这样处了五年,然后,出事了。

周家还有一个仆人刘皓,在叶修来之前曾是周泽楷的书童。此人心术不正,爱耍些小聪明来讨好主子,同时还贪小便宜。当初耍小聪明被周泽楷当场识破,被贬成杂役去干重活。刘皓见到后来叶修这么得周泽楷的青睐,心存怨恨。趁着周泽楷出城办事的时候偷了周家主母的一对手镯,将此事无赖在叶修身上。

叶修还睡的正香时被拖去了大堂询问,叶修对于这莫须有的罪名拒不承认。主母也非不明事理之人,在证据并非确凿的情况下她先把叶修关进了柴房。叶修是周泽楷的人,此事需等周泽楷回来之后再做定夺。刘皓知道等周泽楷回来之后肯定就弄不死叶修了,他花钱打点了看守叶修的仆役让他们把叶修折磨致死,他不愿意给叶修一个痛快,这太便宜叶修了。刘皓告诉仆役这是主母的意思,到时候即使周泽楷追究下来,也不关他的事。

周泽楷一回到周家,就被这个消息给劈了个晴天霹雳。

周泽楷不相信叶修会偷自己母亲的饰品,这些年叶修几乎每天都待在他身边,他从文房四宝到配饰剑穗,件件价值不菲,叶修要有这心思,他早动手了。怎么可能这时候来偷他母亲的首饰。

周泽楷见到叶修的时候,叶修已经有气进没气出了。他听到动静后艰难的睁开了眼,见是周泽楷,他吃力的朝他笑了笑,安心的昏死在周泽楷怀里。他终究,还是撑到了周泽楷回来。

我相信,你一定会来找我的。

至于之后抓住真凶真相大白,刘皓以及被买通的人全都入了大牢,都是叶修养病期间的事了。

叶修伤的太重,躺了两个月才逐渐恢复。在此期间却是周泽楷负责了他的照料。周泽楷总是不放心别人,坚持要自己照顾。一个少爷第一次做这种活难免笨手笨脚,有时被叶修看了笑话把叶修逗的笑到伤口疼,周泽楷那他无可奈何,只能虎着脸让叶修注意伤口。

等叶修彻底痊愈那天,周泽楷把早已准备好的释奴文书递给叶修,不顾叶修惊讶的眼神,又递给他一个包裹,里面全是银票与吃饭用的碎银。

“你自由了。”
“你这是要赶我走?”

周泽楷看着叶修倔强的要套个说法的眼神,缓缓抬起了手,抚摸着叶修的发旋,眼神温和的看向叶修。

“我早该放你走的。你,该回家了。”

叶修咬咬牙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周家。周泽楷没有去送他,他怕自己好不容易坚定的决心会因叶修的一个眼神便被轻而易举的动摇。

周泽楷再次与叶修相见是在十年后的武林大会上。

周泽楷及冠后不顾家人的反对出去闯荡江湖。他入了轮回后因高超的剑法及谋略被推举为轮回的新首领。这是周泽楷第一次以轮回首领的身份参加武林大会。大会有一个传统是帮派的首领要代表帮派守擂台,根据比武而筛选出今年的帮会排名。守到最后,轮回对上了一个叫兴欣的帮派,这个帮派是个新秀,进两年才组建起来,实力却不容小觑。周泽楷已经站上擂台,兴欣的首领也跳了上来,周泽楷面色一僵。

跳上擂台的,是叶修!

周泽楷还未开口,叶修就先发难,手握一柄伞便开始进攻,周泽楷自是接下这招后反击。两人打的难解难分,到是让围观群众眼花缭乱,应接不暇。最终,叶修以一个微弱优势险胜了周泽楷。叶修到最后也没给周泽楷开口的机会,打赢周泽楷后他转身就走,背影那叫一个潇洒。

周泽楷后知后觉的发现,叶修大概是在闹别扭。

回到客栈后周泽楷才察觉自己竟被叶修神不知鬼不觉的塞了东西。弄的周泽楷那叫一个心惊肉跳,要是叶修有杀意的话,他估计就不在这了,自己输得不冤啊。

叶修塞给他的是一个小巧的荷包,被歪歪扭扭的缝了个“叶”。周泽楷小心翼翼的打开荷包,取出里面装的东西。

那是一枚玲珑剔透的骰子,里面被凿空,安了一粒红豆。

周泽楷突然觉得自己的脸烫的快烧起来了。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注:叶修与周泽楷第一次相遇是,周泽楷12岁,叶修10岁。

评论(13)

热度(58)